關於個人與群體可以覺察到與認出靈性的驕傲, 這驕傲帶來什麼陷阱; 以及個人與群體能夠如何去平衡, 以重新找回謙卑, 即每個尋求者偉大同盟.

 

我們對於這主題有許多團體的記憶, 就我們所知, 這個主題不只需要被學習一次, 而是持續地, 一次又一次在一次, 穿越我們熟悉的各個密度.

 

當實體們談論驕傲, 通常對於該名詞有一種情緒上的偏見, 驕傲被認為是傲慢自大的同義詞, 一個人不應當把自己想得太好.

然而 在我們談論靈性驕傲的陷阱之前 我們要指出, 對於一己的資產之公正公平的評估 是一種清晰的觀察工作, 並不能說這麼做構成一種靈性的驕傲.

準確地評估一己具備的能力或缺乏的能力, 並不是靈性的驕傲.

 

現在, 回到主題, 我們的東方與西方宗教系統同時聚焦在靈性的驕傲上頭.

舉例來說, 我們知道有一個實體名為佛陀, 據說他曾經當過王子、父親與丈夫, 他逐漸觀察到 他在人世間的每個活動與表達自我的方式都是驕傲的愚蠢行為, 都比不上真實的敬拜帶來的充實感.

在這故事中, 佛陀最終指派給自己一個工作:渡船人(靈性的導師), 將其他尋求者從河流的這一邊運送到另一邊, 在恆久變遷的豐富狀態之中 這個男人終於滿足了.

 

在西方傳統或神話之中, 一個名為耶穌的實體 經常談論那些覺得自己做得很好的人們.

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個極度有美德的人, 他遵守每一條戒命, 然而 當這個尋求者問耶穌導師他還能做什麼以追隨他, 耶穌見意這個富有的男人賣掉他所有一切, 然後成為自由人.

當這些話語被記載下來之後, 從此這個預言故事就使得那些過著舒適生活的人們感到緊張起來.

 

這個寓言故事的重點並不是在於金錢或其他種類的財富, 而是關乎一個人與來來去去的東西之關係.

舉例來說, 肉體誕生與死去, 然而照顧好身體, 讓身體覺得舒適並能良好地服務, 這樣做並不算驕傲.

同樣地, 保存一個人的財富, 並且運用它使一個人感到舒適, 並不是一個最行.

 

然而 如果一個人想要依附著身體, 企圖避免身體老去 或 避免肉身死亡,

那麼問題就來了:身體或靈魂, 何者為光?

這個問題同樣適用於財富或權力, 一個人可以選擇善用財富或以慈善目的捐獻它;或者選擇抓取與掌握財富與影響力?

如果一個人選擇了後者, 那麼 他最好賣掉一些產物, 好讓自己得以追隨基督意識.

 

靈性驕傲是將任何東西的所有權歸於任何人, 而非無限造物者.

一個人可能認為跳出靈性驕傲之圈套的方式為呼求謙卑, 然而 謙卑也是一種驕傲, 好比說一個人有意識的以言語或行為告訴他人自己世謙卑的.

真實的謙卑是一個人不會去思考自己表現良好或差勁, 在任何情況下都有服務的衝勁.

當某個人尋求成為謙卑, 一個真正謙卑的實體早已發現一條服務的道路, 或許是聆聽那個尋求成為謙卑者的談話.

實的謙卑處於平衡狀態, 它單純地隨著每日發生的事件流動.

 

一個人思考如何少一些驕傲只是如同一個銘印機制, 將自己是驕傲的與尋求謙卑的概念更深地刻畫在意識之中.

一但你覺得自己變得謙卑了, 光是這句話就是一個驕傲的陳述, 唯一脫離這個兩難局面的方法是轉身遠離這兩種極端, 面向無限造物者的愛, 允許心智的火車軋軋地使向遠方, 消失在地平線之外, 好讓心與靈充滿靜默 以迎接愛的到來, 接著 尋求者獲得蛻變 成為愛可以閃要穿越的存在.

 

然而個人或團體可能遇到什麼陷阱?

第一個陷阱是過度憂慮, 過度地關心靈性驕傲這類事情, 這種情形與肚量一己的靈性溫度是類似的.

其它陷阱是由環境造成的, 當一個人與他人溝通時沒有全然地嘗試為愛之思維發聲, 容我們說, 一種攻擊性的防禦, 在此 一個人企圖以自己認為的優秀特質去打動他人或使他人目眩, 不管這些特質是否包括謙卑或各種成就, 裡頭的脈衝都是相同的, 充滿著驕傲.

 

事實上, 你甚至不需要別人了解你的本質或你做的事情, 以我們的看法, 受到誤解、低估、錯估都是可以接受的.

他人對你的評價高於你自己認為的水平, 這是可以接受的;正如同他人對你的評價偏低也是可以接受的.

 

釋放掉你對自己的所有權, 你無法飛出你所是的範圍, 然而 你是如此緊密地抓牢與黏附這個身份, 並且企圖強烈拷打它 使它在行為、外表與舉止表現起來越來越優異.

然而 你只被要求去鍾愛與崇敬一個奧秘, 去擁抱他人如同你擁抱、寬樹與接納自己.

 

尋求將你的生命交在造物主手中, 那麼 造物主的生命將在你的手中.

那麼 你將成為完美的鏡子, 在無限太一的光與愛中成為透明的, 於是你的光之境的底面沒有瑕疵.

 

盡可能頻繁地轉身離開任何其他考量, 將寶貴的時光與愛相處, 愛即是你的本質, 然後你可以分享愛.

 

每個尋求者的偉大長處是以批判的眼光去注視所有的經驗, 尋求去辨別哪些東西有價值, 哪些沒有.

當批判之眼轉向自我, 這是一個覺知尋求者經常做的事, 它仔細地檢驗一己穿越的經驗, 以及理性與情感上的回應, 一遍又一遍持續這個反思的過程, 直到出現一個該尋求者可接受的解決方案.

 

當一個人感覺自己在靈性道路上走得很好, 這樣的感覺是鼓舞人的, 但也可能誤導人.

因此, 我們建議每個尋求者仔細地注視這種經驗, 檢驗其細節, 做出選擇與辨別以改變一個人的感知與行為,然後繼續向前行, 如同學習任何學科的過程一般.

所有的學習都需要練習, 所有的學習都需要特定份量的失敗;因為失敗可以教導一個人在該門學科中特有的弱點.

 

接著 我們進一步忠告尋求者是放在這個領域的關切, 如同在任何的學習領域過份關切將導致某種阻塞,抑制了進一步的成長,

這個時候, 我們推薦輕快的步調全盤的觀點與幽默感,

確實, 在每個學習過程中都存在著許多的幽默:良好意圖的嘗試, 充滿活力地去實踐理想, 以及無可避免得進度落後.

如同小貓快要降落到地面之際 突然被某個東西絆倒, 當牠重新獲得平衡之後, 困惑地觀看週遭的環境, 接著繼續移動並抓住那個搗蛋的毛線球.

 

容我們說, 我們每個人都在這偉大的解開糾結的過程中持續移動.

 

我們趁這個機會再次感謝每位在場的實體. 我們感到很大的喜悅與榮耀,這些言語只是我們的意見, 從我們自身的尋求旅程中提煉出來的東西, 我們請求你們照你們的意願分辨與使用每一句話, 拋下所有你內心沒有共鳴的話語或思想.

 

 

Adonai, 我的朋友. Adonai.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