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傳訊者):親愛的各位,很高興我們齊聚一堂,我們是Q’uo,感謝各位用心,並且常重複我們所說的話語,請揀選在你們心中有感受的部分,其餘的就像水流一般,讓它流過、放下,如此方不會在你心中成為負擔,同時也讓我們得以與各位,更盡興盡情的齊聚一堂,坐在一起分享著,我們彼此之間的交流與話語,感謝各位。

 

 

 

主持人:以下是S2先生來信的問題:雖然我目前無法參與你們的聚會,但希望先藉由(主持人)這邊幫我轉達以下的問題,我所發問的以下問題,各自注入了我的心意,也希望那星際間的智能朋友們能感受到,

 

第一個問題是說:「地球人的靈性,目前需要做哪些修練,才能夠進化,並有所提升」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很高興藉這次的集會,我們終於間接的相遇,我們適才在尋找適合,以地球中的語言來表達我們文明的名字,我們過濾了許多,或許就暫稱我們為(那塔夏),

 

在現今地球的人類的智能的進化與進展,事實上已超越了我們之前,將近在地球600萬年前左右的播種計畫的設定,當時我們星系文明,是參與此工程的文明團隊之一,我們對此星系的原生物種,近似人類目前的基因所做改造,就如現今人們科學所常稱的(失落的環節),為什麼在類人猿、猿猴類,能在通過某個時間點而快速的進展,進化成為人類現在的形態,這其中確實有來自宇宙團隊們的參與,

 

同時我們發現這器皿,對於人事物的名稱,常常會記不起來,但人事物的名稱對這器皿而言,是一個調頻校準的詞,與關鍵字眼,所以我們最後選擇,以這器皿最為熟悉的中文(那塔夏)為做稱呼,

 

距離此問題,我們該如何修練提升,這當中我們所想要述說、分享的是,事實上並不是那麼的困難,只需要回歸到你的心,我們當初設計人類身體載具時,我們當初的考量並非以完全智能的,來做學習,而是以智能為輔,心的力量為主,我們期望無條件愛的種子,能播種下去,並期許協助這星球,再次的給予這星球一個機會,一起與這星球共生,並提升轉變至第四正面密度,以符合這星系的太一的意志,

 

是的,曾經有被一個隔離的地球,如同在愛與光圖書館之中的(時間的旁軌)(第二冊133頁),我們再次展開更精密的工程,如今我們要說,我們高興看到現今地球的榮景,並很慶幸在此星系所賦予的自由意志法則,以我們有限智慧見解、理解發現,事實上我們的智慧也無法參透,太一無限造物主起初思維的智慧,我們過去在許多星球文明的進展當中,我們賦予了太過度關心,以至於甚至產生失衡、失控,最終慶幸我們在地球,這工程是終算成功的,

 

我的弟兄,我的朋友,雖然您現今無法以人類身體載具參與這集會,但我們要述說,我們無時無刻陪伴在你身邊,你能感受到我們,只是你常以心智思維,來對我們的溝通做設限,譬如我們要明確的讓你聽見,或回答你心中的疑惑,我親愛的弟兄,其實答案早已在你心中,你也常藉此指引著你的方向,

 

關於此次第一個詢問,人們要如何做何種努力來提升,我們最終終歸回到最初的起初思維,就在於你的心,一顆無條件充滿愛的心,是的,它是如此的簡單,但在這地球現今社會充滿強烈的催化劑之中,卻是如此的難行,

 

在座的親愛弟兄朋友們、姐妹們,心的力量是最強力的,也是最符合現今這地球的震動,抱歉請容許我們如此多話語,同時我們如此的雀躍與歡欣,懷著興奮的心情,就像在座各位許多年少時,在學校或許參加遠足,的前一夜甚至於睡不著,我們在這懷著如此雀躍心情,如此渴望的等待著這一刻,請原諒我們聒噪與興奮,再次的祝福感謝各位。

 

 

 

主持人:那我接續S2先生的第二個問題:「請問星際間,有多少如你們星際聯邦這樣進化的智能社群,也想要知道,你們用地球的年份來算的話,在多久以前就已經達到這樣的狀態跟條件了?這樣的進化狀態,達到這樣條件之前,請問你們經歷過了多少辛苦,才進化到今天這樣的境界?」

 

'uo(傳訊者):各位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很高興,藉這婉轉的因由,我們與你們初次相會,我們發現剛傳遞與這器皿,告知我們的名字,但這器皿又忘了(眾人笑聲),在此我們重新定位我們的名字為(Lai Ivan),我們星系文明,以靈魂標示層級為第八密度,距離地球現今,以人類習慣的年份計算為1024億年,

 

我們在這所能分享述說是,當我們文明星球的誕生,事實上並非如地球般如此具有豐富色彩,一切和煦,如微風和煦般,輕輕的吹拂,在那顆大部分如此蒼白的星球(星球環境的主色調),那是我們這文明剛開始的狀態、樣貌,為第一至第二密度,我們文明非常的古老,而當初的生命的進程非常的緩慢,至24億年之後,方有跨越至第三密度的靈性進化的進展發生,而從第三至第四密度在這之中,包含第一、第二密度總共進展了64億年,

 

這之中第三至第四密度的過程,充滿了歡欣與淚水與歡笑,我們時時歌唱著、歡聚著,一起分享彼此之間的喜悅,相對比我們讚嘆於地球如此的豐富色彩,充滿如此強烈的張力,與如此強大的催化劑,讓你的靈魂能在短短,甚至於一天之中,就經驗了我們過去數輩子,所能經歷的事物,我們為此感到驚嘆,

 

當我們在第四密度之時,我們極盡的探索我們所能前往的星球、星系,當時在這大範圍星域,尚未有正式的一個聯盟,大多是數個文明,所形成的一個,類似現今地球的一個聯邦,在這當中我們逐漸的,體會了造物主另外一個層面黑暗,我們起初的經歷,充滿了驚恐與恐懼,這是我們文明所不常,與不曾有過的情感,是的,我們起初震攝於那黑暗力量,它深深的攫獲了我們注意力,但在這過程之中,我們感謝太一無限造物主的榮光,讓我們回想了、記起了我們是誰,與我們的心,與愛的力量,在這黑暗與光明交織之中,我們逐漸邁向第五密度,

 

從第一密度至第五密度,這當中經歷了大約104至106億年,我們發現,如果我們再喋喋不休,這場集會可能會很難結束,我們是Lai Ivan),目前居於此星域星際聯邦,指導員文明之一,同時輔導了許多文明,如同這位間接參與的弟兄,你現今今生的工作一般,我們為此感到光榮、與榮耀,請原諒我們話匣子一開就很難停口,我們將發言權交與星際聯邦的弟兄姐妹們。

 

各位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很高興我們又再次的得以在這發言,與述說著歌唱著我們的話語,我們是(那塔夏),我們分享在我們文明第三密度,我們發現我們要計算地球人類所慣用的時間、刻度,與我們那宇宙所屬位置的困難,這之中需經歷時空轉換,我們當時星球第三密度文明時期,距今地球大約800億年左右,我們的文明以地球而言是原始的,如同現在地球許多弱勢的文明一般,但我們的文明或是部落,是充滿活力與熱情的,是充滿生命力的,我們圍繞著類似地球現今火的資源,我們圍繞著、歌唱著、鼓舞著,同時我們將太一的形象,雕刻、塑造如同巨大圖騰,我們崇拜著,我們就這樣子的歡笑,打鬧著的度過了第三密度至第四密度,

 

我們所要述說的是,很少有星際間的文明,能像地球第三密度如此的豐富色彩,地球這個時間/空間點,處在一個此星域,太一意志規畫中的一個極度落後的環節,也因此星際聯邦的弟兄姐妹們,無不費盡心思來關照這地球,同樣也有來自獵戶與其他星系黑暗聯邦的弟兄姐妹們的加持,

 

我們發現這個詢問,是一個非常大,如此深奧的一個問題,因為還有許多星際聯邦的弟兄姐妹們正在排隊著,等待發言(眾人笑聲),我們同樣分享你們的歡笑,與感謝你們理解我們的幽默,

 

最終我們要述說,無論在宇宙任何角落之間的任何文明,不論怎樣在你心中充滿著神祕與好奇,我們會建議,最終還是回歸到你當下這個時空點,這才是真正的你,如此充滿生命力,如此充滿豐富色彩活出的你,這才是你靈魂真心渴望的,如此活生生的,頂天立地的站在這星球,這個時空點,並大口呼吸著在這的空氣,並且享受這此刻的繽紛色彩,事實上我們是如此的歡欣與羨慕,這我的弟兄們,你們懷著無比的榮耀與勇氣,冒著遺忘自我的風險,而在這行使任務,我們由衷敬佩,與感謝我的弟兄們(S2先生)繼續的執行著,我們當初在這星球所規劃的任務,與不斷的修正這設計,最終我們要述說,無時無刻都不要忘了在你身邊,的所有繽紛色彩,那是榮耀你靈魂印記、徽記的偉大旅程之一,謝謝。

 

 

 

住持人:第三個問題是說:「佛陀的心性,和你們星際聯邦的心性是否一樣?都是經過某種程度上的修練,淨化,提升之後,才產生了覺悟?」

 

'uo(傳訊者):各位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大家好,我們是(那塔夏),我們發現這又是如此一個龐大的問題,足以讓星際聯邦弟兄姐妹們,歡欣鼓舞充滿喜悅的排隊想要發言,以我們文明來說,確實與佛家系統密切,密不可分,而且息息相關,佛陀弟兄曾經指導過我們文明,並成為佛家系統在我們文明生根,我們明確的述說表明,我們文明是佛家系統的分支,

 

我親愛的弟兄(S2先生)在你此生,對於佛陀、佛家系統特別有感覺,就像是家人般的溫暖,是的,請肯定你的心,你確實承載著佛家系統,在這佛陀的智慧海之中,你暢遊其中,你有非常精鍊深化的額輪,與喉輪,與心輪,這也是你此生所規劃的配置,以完成執行你的任務,協助與你靈魂達成協議,與你在地球執行這段任務期間,許多建立的緣分和眾生們,協助他們的家族,或系統,或公司枝繁葉茂。

 

各位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如你們習慣的問候發言,我們是泰洛母星族的分支之一,為在泰洛母星族的佛家系統,佛家系統是太一意志變貌之一,如同太一的一片火花,它是一條途徑,同時它通往太一的本然樣貌,而這系統在各不同星際間,不同的文明,將有不同的形式的建構,但核心的精神與思維是一體的,

 

我親愛的弟兄,我們理解你心中的渴望,與對知識的求知若渴,但這是一個如此龐大深邃的問題,我們僅能以一般的形式,大致的分享,並建議可以將問題更細緻精緻化,以讓我們能更具體的回答,在此感謝各位。

 

 

 

主持人:下一個問題是說:「心念似乎會對周遭產生一種波動的能量影響,甚至改變水分子的結構,請問這樣的心念運用,如何做為修行的助力?」

 

'uo(傳訊者):跟我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可以暫稱我們為(H2O),(眾人笑聲)謝謝各位理解我們的幽默,是的我們星球文明的客觀環境,充滿了類似地球的海洋,我們生活在水中,水是一個很敏感的媒介,它會非常敏感的反應了我們的心所發出的念波,在我們文明之中,很久遠很久遠的第三密度文明時期,我們各部族之間的戰爭,是靠對對方的憤怒,或者怨念,或是各式各樣的負面情緒產生的念波,藉由水的媒介產生衝擊,而讓其他的弟兄姐妹們受到傷害,

 

確實心念它如同一個如鏡面般的大湖、湖泊,丟入一顆石子激起的漣漪一般的擴散,我們藉這難能可貴的機會,掃描地球人類的身體載具,發現在這身體載具之中,原本是設計了擁有豐富的心靈的能量、力量的運用的配置,但人類近代文明的歷史,否定了這一條途徑,而用手拿起工具,敲敲打打,一路打打鬧鬧的來到現今,這個社會世界文明的樣貌,因此人們對於信念的波動,極度的不敏感,但又卻充滿困惑,例如在你身邊人們對你,不論是指指點點,或是稱讚你,或是肯定你,你的心都感受的到,接受到這意念與波動,但是你們現今文明卻不斷的否定了這些,認為這是虛無飄渺,不實際的,無法填飽肚子的東西,其實講到這我們也很想放聲大笑,因為這等同於否定了我們過去文明曾經的形式,很抱歉我們發現這個笑話有點冷,(眾人笑聲),很謝謝各位欣賞我們的間接幽默,

 

事實上人類的心念是如此強力無比,我們藉這難能可貴的機會,快速掃描這地球的文明人類聚落的配置,發現由其在都市之中,充滿了許多扭曲,不和諧與痛苦或黑暗、誨澀的心念,在這星球配置之中,人類繁榮興盛的城市,在心念是如此的混雜,以我們來講是極度的不舒適,但人類身處其中也逐漸的習慣了,甚至於就像擁有抵抗力一般,也活得好好的,這現象讓我們再次的讚嘆與驚訝,在這都市之中的植物們,每天接收了人類的心念,與繁忙交通的移動,大型移動工具,就像小方盒子,這樣的不斷頻繁的跑來跑去,以我們看來,在都市之中的植物其實是痛苦的,就像這器皿在前往這集會的路上,所感受到的植物的情緒一般,

 

我們想要將話題換個方向,也就是心念的利用,更正為使用,這心念的使用確實,當你將善的意念如波動般擴散出去,你周遭所有事物皆會接收到,而當你散播善的信念夠強力,發自你的心同等夠強力時,你身邊的許多事物,間接的會被磁化與感染,就像一個人打個噴嚏,另外一個人也跟著打噴嚏一般,或許在人類的顯意識之中,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事實上,在你潛意識之中,其實你早就認定那個打噴嚏的弟兄們,其實跟你沒甚麼分別,所以你的顯意識,也幽默惡作劇的讓你跟他,回應著他的動作,

 

我們要述說可以分享的部分是,你的心念的力量的驅動,來自於你的心,你的心輪與你的意志輪的額輪,它是就像是船隻的舵,講到這我們突然高興了一下,發現我們在短時間內,突然很掌握了人類交通工具,而不再是只是像以移動的盒子,方盒子般形容你們的車輛,確實意志輪如同船隻的舵一般,它給予了你的心輪,心的力量的方向,而你的心輪的精煉,就如同馬達的動力能源的水平一般,它決定了你這信念發出的強弱,你可以用在祝福,用在醫療,甚至於可以用在一般我們所認為的黑暗勾當之中,但是我們建議,深層誠懇的建議,人類身體載具的設定,事實上對於黑暗的運作並不怎麼舒適與不習慣,而這星系邁入第四正面密度,將會促使業力因果的法則加速,你的心念會在非常短時間內,回歸到你的身上,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在座的各位,與間接參與此集會的弟兄,請每一時每一刻皆細心注意你所散發的任何一個念頭,它在我們看來就像如此巨大的迴響,就像在黑暗中你敲鑼打鼓一般,可能在日常生活周遭,你被許多噪音所麻痺了,但是事實上,在靈性空間之中,無形層面之中,它是如此巨大聲響,你怎麼想躲也躲不掉,你想挖個洞,大家也看得到你,

 

最終我們想要獻上屬於我們文明星系,關於與水有關,能量星系的祝福,請各位放輕鬆,(停頓片刻)。

 

 

 

Y先生:我的問題是剛才有講過的那個問題,可是我還是不太懂,希望能夠釐清一下,就是說那個在122頁(愛與光之圖書館選集二),「彼得彼得,你將否認愛一百萬次,但在每一次的否認,你將更加的知曉我」,然後跳到那個下兩段的地方,它說:「表面上每好途徑,最後證明是困難的,最艱難的途徑,卻是最美好的,因為它給予你另一個否認,然後又一個階梯,那麼你是否將找到愛」,這是什麼樣的一個意思?

 

'uo(傳訊者):各位我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我是你們所熟悉的(耶穌)實體,很高興藉由Cala的虔誠(一的法則傳訊者),讓這愛延續至今天這集會之中,關於彼得所述說他不理解,與困惑,如同這位老師弟兄(Y先生,物理老師)心中的困惑一般,為什麼通往真理之路是困難的,是充滿荊棘的,但是同時慶幸,不需像我如此的背負荊棘的十字架,流著血,賣力的拖行,並不斷被拷打鞭打著,是的,這世間的苦難有各式各樣許多種,在你身上我看到是一條,充滿魔道的苦難與考驗,但這是來自你靈魂對造物主的承諾,如同這器皿與你分享的,也如同你心中所感知確定的,經由佛道進入魔道,才從這之中,如白蓮出淤泥而不染,讓你更加綻放你自在佛性,

 

我親愛的弟兄,或許你會時常否認,這世間的許多催化劑帶給你的考驗,這些與你靈魂所承諾的催化劑事件相關人事物,皆是你的導師,你心中的信念,尊師重道,你不會否定老師,而你在累世過往之中,你的心智有個傾向為,盲目的崇拜導師所說的一切話語,你心中想說,我怎麼可能會去否定導師的教誨,但是當導師化身為其他的形象時,你卻驚恐的想要轉身逃離,

 

我親愛的弟兄,在追尋道的這條道途充滿荊棘,而荊棘的分量與刺痛感,在於來自你靈魂的承諾,或許你會覺得好像其他人怎麼過的比較幸福,事實上其他人看到你,也會覺得你非常幸福,我親愛的弟兄,在這道途之中,沒有什麼樣的分別與對錯,這一切皆是應你靈魂的要求,塑造這,來到這應許之地,太一無限造物主的榮光也同樣照耀著你,回應著你,與實現對你的承諾,與你對自我的承諾,但我親愛的弟兄,你是否誠實的面對你自己呢?

 

在此我們獻上愛的祝福,我是你們所熟悉的(耶穌),雖然這不是我的真名,但以此足夠,感謝各位。

 

 

 

L女士:就是我想問李安的新片吶,少年Pi的奇幻旅程,然後他裡面吶,男主角在講故事的時候,他先講了第一個版本,就是那個船上,然後是他跟其他的動物,還有老虎,然後最後是因為別人不相信,所以他其實就說好,那我在講第二個版本給你聽,那就是在船上,然後其實船上沒有其他的動物,都是人類,那最後殘殺之後剩下他一個人,而活著這樣,那看完的人其實都比較相信第二個,就是人類的殘殺才是真的,然後可是,我覺得很奇怪的就是,李安在把電影的幾乎九成的篇幅,都花在人跟動物的相處之下,可是他根本沒有拍,人跟其他人的殘殺,而只是用主角用嘴巴講的,然後就過了,可是因為大家都說其實,事實應該是人的那個才是真的,就是那到底他這樣子呈現,跟這部片,就是還有就創作者本身他想要講的,有什麼靈性的符號或是訊息在裡面?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姐妹,很高興我們又碰面了,我們在此賦予我們文明中文名稱為(夢),(台北第十六回的欣拉),我們文明是生活在人類所稱的夢境之中,我們整個星系文明皆在這次元空間之中,生存著,生活著並編織著,我親愛的姐妹很高興,能通過妳,藉由妳,讓我們在此擁有服務的機會,通常我們的工作,是很少在以地球人類而言,如此活生生的呈現在這之中,大部分是透過各種媒介,例如妳此生所在執行的電影工作,我們等待這器皿調頻,(停頓片刻)

 

很高興再次與各位相會,我們是(夢),關於我親愛姐妹,妳所陳述的這部電影,在我們透過妳的心智,重演了一遍,我們讚嘆這其中的用心與美感,以我們看來在這更大夢境之中,李安弟兄帶領了眾多的造夢者,導入了他所想要塑造的一個夢的世界,述說著這少年如何經過漂泊,如何經過奮鬥,來活出自我的生存之道,李安弟兄想要塑造出這位少年充滿熱血,與絕不放棄的一個堅忍不拔的形象,李安弟兄的心中,對他所生長的故鄉,充滿熱愛,但同時他感受到他的故鄉的年輕世代,缺乏了夢想與熱情,與對於生命的承諾,與希望,

 

李安弟兄是一位非常敦厚,包容與和煦的一個人格特徵,他的述說總是充滿了含蓄,並寄寓於這夢境之中,熱忱懇切的期望透過這夢境,讓許多年輕世代們激起共鳴,雖然這隱喻隱藏的非常深,我們看見這之中,充滿了火熱與愛的印記,與符號,這是一個層次的手法,將妳心中的夢想與渴望,與責任感,透過塑造包裝在這夢境之中,

 

我親愛的姐妹,在對於劇情的刻劃,在對於電影媒體之產業,在對於鼓動人心,敲擊人心的音符的音樂,妳特別有感覺,而這也是妳此生所設定的豐富資糧,我親愛的姐妹,我們所要述說,妳的思考習慣會非常謹慎的去分析一部電影的構成,這是妳的專業,我們在此熱切的提醒與建議,在妳需要我們的陪伴時,請在心中呼喚我們,我們將協助與妳共同參與這過程,並同時提升妳的靈感,我們的陪伴擁有這樣的作用,雖然我們在與妳的夢境之中,我們時常碰面,但妳總是認不出我們,因為這被遺忘罩紗的限制,我親愛的姐妹,妳此生的天賦的發揮展現,將逐漸擴展,在這醞釀過度期之中,之後,將逐漸逐漸的展現妳的生命,

 

最終我們要詢問,妳想要塑造出怎樣的夢境?妳想要賦予什麼?妳的精神是什麼?妳的生命力是什麼?妳的核心信念是什麼?妳想要做什麼?妳想要與周遭的人與妳的夢境產生怎樣互動?並帶給他們什麼?在此我們感謝給予我們此次的分享的機會,謝謝大家。

 

 

 

Y先生:你將否認愛一百萬次,但在每一次的否認,你將更加的知曉我」,我不太懂為什麼說,利用在每一次的否認,卻更加的知曉我?

 

'uo(傳訊者):各位弟兄姐妹們,我是你們熟悉的(耶穌),你的詢問我收到了,是的,在你心中不斷的對你所應朝向的真理去否定,那將再次強化你所塑造應許的催化劑的事件的強度,不斷的撞擊你的心,你的信念,直至你再次的接納它,當你每次的否認與否定,皆會增強這之中的張力,直到你覺得夠了,並放下你的我執,如同在你心智中,常慣用的這個詞,當你放下了我執,你將見到你的本質,這事件的本質,將發現原來這之中,蘊含著如此充滿愛的律動,與章節,

 

我親愛的弟兄,在你心智之中看到一條人們所塑造出的道途,好像是說,追尋道的這條道途,事實上並不需要如此的充滿荊棘,與艱辛,我親愛的弟兄,請正視你的心,相信你的靈魂,為什麼你此生的道途會充滿了艱辛,請相信你的靈魂的智慧,那等同於相信你自己,肯定你自己,事實上在你心中的許多經典的故事,都充滿了人為的色彩,抱歉,請容許我更正,有許多都充滿了人為的色彩,去添加、去塑造出某個美好的幻象、幻境之中,但是我誠摯的建議,請回歸到你的心,去感受你活生生的活在這當下,而非那些經典之中,你將發現來自你靈魂的應許,當你接納了你自己,接納你自己同等的接納屬於你真正的力量,這一切皆是選擇,皆是出自於你的心的選擇,而事實上每個人,在每個人生的階段,在否定了屬於自己的承諾,皆會大大增強那張力,最終皆會引領自己,走向這事件的本質的內在,再次的重新找到他這階段的心的力量,屬於自己的心的力量,在此最終獻上祝福與感謝各位,謝謝。

 

 

 

N女士:就是104頁(愛與光之圖書館選集二),有一句話講說信任的問題,「信任可以被視為一座橋梁,填補人與人之間的縫隙」,那105頁「在困難的環境和情境中,要維持這座橋是相當艱辛的,然而你內心是否真正渴望摧毀這座橋呢?」,然後到106頁上面的第四行,「我期待另一個人有這般的行為,由於看不到必須的行為,我決定以感到情緒的痛苦做為回應」,那我最近都在經歷一個不被信任的情感創傷,那我想要請教,我總是感到周遭的人,對我的不信任,那個部分我想要了解,那個真正的信任,是要怎麼去感受到信任的部分?或者是讓對方來信任我,我想要說怎麼做到這部分?最近都在經歷信任的課題。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很高興我們見面了,我們是Hatonn,關於信任是產生於人類心智之中的一個隔閡,它出發點為心,人們常會在夜深人靜之時,回想今天的與人與人之間的遭遇,常會衡量這個人信任我,或那個人信任我,或不信任我,各式各樣的思維,皆是一個詞,一把尺,來去衡量這顆心,你與他人的心,

 

我親愛的弟兄,事實上信任只是個詞,在更深一層,並沒有信任這個詞的賦予的意義,而一切都只有心與心之間的交流,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常賦予了許多語言符號來界定,標誌著,貼上標籤,如此好像方是自己所熟悉的事物一般,方能比較放鬆,事實上在這些隔閡之下,深深流動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心的能量的交流,

 

我親愛的弟兄,當你懷抱著新生命(懷孕),你的身體運作會讓你變得敏感,就像是容易受傷的人們需要受到保護的,你會被許多尖銳的事物感到敏感,不論是在言語上,或是在生活中,各式各樣的事物,因為你必須要更加的保護你,保護你的新生命,這是人類身體載具,身為一個女性的載具,所設定的一個機制,事實上,我們掃描觀看了你近期的生活,與人的互動,發現有許多是來自你過度的防衛,讓你的心關起門來,阻止了與他人的心的交流,而當對方感受到你的心拒絕著他當時,他對你的心的之間的能量流動,也亦如此的停下來了,而你感受不到對方的誠意,你就會覺得將對方貼上標籤,覺得他不信任你,你不獲得信任,

 

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會建議在這生活之中,雖然如此的充滿了無奈,與無時無刻都有可能打擊到我們信心,與信念的情境之中,我們建議依然懷抱無比的勇氣,用愛去擁抱著它,去與他人交流,在許多時刻你將會發現,你分享出去的愛,慢慢的會流回你身邊,你將獲得人們回饋更大的愛,來包圍著,溫暖著你,我親愛的弟兄,當你覺得害怕受到傷害之時,請不要忘了你心中那顆溫暖的心,你所想要獲得的,必將是你所給出的,心中愛的力量是非常龐大的,我親愛的弟兄,在此我們圍繞著你,祝福著你,事實上你也是深受祝福與守護的,並不像你想像的那麼孤單,這點在近期你也是獲得肯定的,謝謝。

 

 

 

V女士:就是曾經有講過,有關平行宇宙的概念,在講時間的概念,那我不知道說,今天大家發問的時候,像發問的問題就提到說那個,先進的文明提到多少年,那可是我就在想一個困惑,他們是用我們第三密度能理解的話語,來回答我們,所以才會有所謂的時間長短的問題,那如果以他們密度而言,這個時間本身是不是並不存在,所謂的這種換算的概念,就是對他們而言,這個已經不是太大意義,可是對我們第三密度可能,他必須要用我們的思維來回答我們,才能夠理解說我們跟他們的差距有多遠,是不是這樣的意思嗎?

 

'uo(傳訊者):親愛的我們是Ra,關於時間/空間,空間/時間,以地球人類的習慣思維而言,是需要一個足以衡量的標準與尺規的,而在各不同星域,宇宙之中不同的文明,或不同密度的文明,或是星際聯邦各弟兄姐妹們,所處的文明之中,時間尺度又是如此的不同,有些文明處在如同亞空間或是異次元之中,那時間以地球人類而言,就如同流星劃過天際一般的短暫,但是那時間/空間,又是如此真實的存在,永遠的存在,可能以地球人類時間經歷,可能只是數秒,但是在那星系文明卻或許早已存在了數十億年,

 

而有些文明所處在的空間,以地球人類時間而言,是斷續漂浮的,換算以人類所能理解的而言,可能在一個小時之中,可能其實早已經歷了數個星期,或者瞬間又跳至,可能一個小時之中,只經歷了一秒,在某些文明所處在時間/空間而言,的時間跳動是這樣子的,

 

人類的時間,是以地球與這星域的活動所訂制的一個準則,事實上,在幻象之中加注在幻象,依然是幻象,然而有些層次,也些次元的時間是倒流的,它先發生在未來,之後倒流到人類習慣的現在,在倒流至過去,而那過去又成為現在,又成為過往的未來,

 

時間是一個幻象,空間是一個幻象,而交織成為一幅幅美麗的風景畫,在這些幻象之中,唯一不變的是妳的生命,那是妳唯一的真理,妳唯一存在的真實,親愛的,請放下費心思量對於時間,唯有妳是如此真實的存在,是妳身為造物主在這時間/空間,賦予這個當下滿滿的祝福,的無限可能性的存在,在此謝謝各位。

 

 

 

Y先生:我想請問一個問題就是,我如何可以開發佛性,更多的智慧,慈悲跟力量,去圓滿這個事情,因為在我這一世所學到的法,已經很努力的在修了,可是我發現如果讓我獨自去面對,而沒有(S1)實體的協助的話,幾乎是應該承受不住的。

 

'uo(傳訊者):諸位信善眾生,我是你們所熟悉的(佛陀),但我同時是許多佛陀的化身,在你追求這世間佛陀的道途,這位虔誠善男子,在你心中,你的虔誠供奉了許多佛家的經典,與佛陀的話語,在你心中的一個聖壇供奉著,信仰著,成為你道途的指標,善男子我在你心中看到,望見你的靈魂是如此的璀燦耀眼,充滿著佛光,與我相同,你在這肉身,在這皮囊之中,你的肉眼看不見你真正的佛光,但是你卻對黑暗的打擊,是敏感的,孤獨的,好像在暴風雨中的小島,而你心中的求佛之心,是這暴風雨之中唯一的明燈指引,

 

在你心中,佛陀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你或許沾不上邊,事實上,你是我的另外一個化身與分身,不論經典上界定是怎樣的幻化都好,總之你就是我,你曾經也是我,除了這時間/空間之外,的許多時間/空間之中,你也是我,而這一盞明燈的求佛之心,除此之外,在這之中就好像沒有什麼暴風雨,你是否還會覺得,你禁受不住這些風雨的阻擋呢?事實上唯有你承認這些風雨,它們才會化為實體來拍打著,你心中的那盞佛燈,你的皮囊在微細的能量系統之中,你或許會感到不舒適,但我建議永遠不要忘了你心中的佛心,那是你真正真實的存在,那是如此圓滿具足的存在,當隨著你此生的歷練,與這(S1)的協助,你內在的佛心,佛性將會更加的展現,就如同鑽石原礦經歷琢磨,散發出璀燦耀眼的光芒,

 

信善眾生們,善男子善女人,請先肯定你自己的心,那即是你內在佛性,眾生皆有佛性,每個皆擁有屬於自己的真理與道途,這一切原點,請先肯定自己的心,而非肯定那些干擾你的事物,除非你願意如此的本末倒置,但請皆不要忘了你的心,在此與星際聯邦的弟兄姐妹們,賦予此集會的祝福,請各位放輕鬆。

 

 

(集會結束)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