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訊者:在開始之前,我們重申Q’uo群體常說的任何他們所分享的話語,請參與的各位只揀選在你心中引起共鳴的部分,其餘沒感覺的部分請隨意放下,如此將允許Q’uo群體可進行最大程度的發言,也不致影響參羽者的自由意志。

 

主持人:等下在進行時,開頭原則上都會講我是什麼,我是RA,我是什麼,我是依修,然後來表明自己是誰,那麼現在他,是他是回答這個問題,或者說他會介紹一下他自己是誰,他什麼狀態,所以他比較適合回答這個問題,幫助我們可以理解就是,更多角度理解他們想傳遞什麼,大概是這樣。

 

傳訊者:通常在表明他是什麼的時候,是根據星球的能量,跟文明的能量特徵,然後以地球近似能表達的某些語言,來大概述說他們是誰,也可能會發生,同個文明,但不同時間點,他們會以不同的名字來表達,因為是我們地球語言的限制,真的是無法真正的表達他們文明的能量特徵部分,所以他們會根據每次來的部分意象來說他們是誰。

 

那我們就先開始,大家有沒有想先嘗試詢問什麼?

 

A女士:像剛剛講的服務自我,服務他人的話,是我們已經做出了這個決定了嗎?還是說大部分人的一生,會不會有可能一直在這中間跳來跳去,他根本不知道他在幹嘛這樣子,或者說,一下子我覺得我想服務別人,又好累好累,然後我又跳回來,我覺得,嗯,我應該要自己應該更愛自己還是怎麼樣,這樣子,所以我們是需要很明確的選出一邊這樣子嗎?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很高興與妳再次相會,我們是(Ivansion),我們是來自星際聯邦第八密度的指導員,並在離地球非常遙遠的星系,因我親愛的弟兄,而得以前來參與此次的聚會,

 

關於自由意志的選擇,這是所有生命的成長所必經的歷程,之中會有許多搖擺與灰色地帶,但最終皆通往螺旋向上的道途,這之中沒有所謂的遲滯,或延緩,或是因搖擺不定而造成的進程緩慢,這一切綜觀來看,皆在對的時程,一切皆在正確的時間點,這是地球的現況,限制是如此的之深與沉重,在這地球所經歷的選擇,相當於許多更高密度,甚至於千萬年所才能歷經的過程,但在這地球可能短短的一生之中,就歷經了無數次的選擇,這是在地球這氛圍的特性,也是符合這太陽系的理則,在我們那星系的太陽的理則,是一個普世光明遍照,屬於光的構成,

 

請原諒我們第一次參與這聚會,我們對地球語言的掌握,正如同嬰兒般的在學習,與快速的讀取下載這資訊,我親愛的弟兄,妳因特權與榮耀,而在這地球執行任務非常的久,在這之中妳不斷的追尋,甚至也曾經忘了妳自己是誰,但我們建議永遠不要忘了妳心中的太陽,來自妳故鄉的太陽,雖然這個太陽系的太陽,無法與妳故鄉的太陽去相比,但中的理則,某些特徵,如此的相似,妳是太陽之子,雖然妳現今的肉身,身體載具是女性,但是妳內在的靈魂是如此的熾熱無比,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永遠照應著妳,如同太陽永遠照耀著妳,

 

我們重申在這密度的極性的選擇,永遠沒有延遲、遲緩,或是這地球文明所認為的懶惰,或者是偷懶,這一切皆在對的時間點,正確的時刻,如同時鐘一分一秒,毫秒般的準確,我們是來自,請原諒我們在地球的文字的限制,無法表達我們的故鄉,與我們來自的地方,與我們真正的名字,在此祝福各位,與祝福我的弟兄,在任何需要的時後皆可呼喚我們,我們會如太陽般的閃耀,與照耀著你們,回應你們,感謝各位。

 

傳訊者:剛剛來的文明是與A女士有互相關係的,而且他們很明確的就說我親愛的弟兄,通常,在進行愛與光圖書館的經驗來說,Q’uo群體他們常常不會以我們身體載具的性別就直接稱呼,弟兄或是姐妹,而是以你靈魂真正閃耀的特徵來稱呼。

 

A女士:那我可以講一下我的感覺嗎? 因為,比如說像你之前,就是我只要聽到心裡面的能量像太陽那樣,其時我剛剛會越聽,心裡面會愈有一股憤怒,會起來這樣,因為我覺得就是很多的,就是我根本就感覺不到那個力量啊,然後我自己會覺得說很多的恐懼或是徬徨啊,不管是比如說對身體的恐懼,或者是說對你再怎麼做,你、你說醫療還是任何事情再怎麼做,好像就是沒辦法完美,就是沒辦法做到那個,然後我已經聽過你講過兩次,就是一直提到太陽的能量,可是我平常是覺得我自己是很弱的,對呀,所以就會剛剛越聽,就會有一股憤怒起來,就是沒有感覺到那個力量,對呀。

 

傳訊者:或許是說有沒有想要更深入的詢問,或是關於妳今生的選擇,或是什麼,或是該有什麼建議。

 

A女士:就是我再怎麼做,都會沒辦法,就是我覺得我的能力很有限,然後常常自己都達不到自己想要的要求,跟那種,好像這樣子會扣一個大帽子,好像我有跟太陽的能力呀,可是問題我一直出不來,那個力量一直出不來,對,那有什麼建議。

 

傳訊者:或是我們轉換個問題,就是關於妳此生該如何實踐自我,或是活出屬於妳的特質。

 

主持人:還是說那個,剛剛(Ivansion)是不是,我不太會發那個音,就是說,能不能請他看能不能協助引導,就是說,比較務實的講就是說,有沒有怎樣冥想的方式,或是對於去感受這太陽有關的,先不論會感受到什麼,那就是有沒有實際的作法,然後比如說他可以是一個,每天的小練習必須比如說五分鐘,然後能夠去確定這件事情,幫助確定這件事情,至於效用是什麼,我想只有確定了才知道,就是拿太陽丟人也可以嘛(眾人笑聲),就是可以就這樣的角度,也許是對妳有用的一個方法,然後有沒有實際的冥想方式,或是運用方式。

 

A女士:就是增加我,就是我到底是,我的信念還是什麼,我是卡在哪邊?

 

傳訊者:好,那就我們總之就嘗試詢問看看。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接收到你的詢問,我們是(Ivansion),我們無法提供任何的明證,以證明你擁有什麼,你原本具有什麼,這一切皆在(發音模糊)無限造物主的理則之中,以符合這星系的罩紗的需求,我們無法打破這限制,你心中深深的懷疑這一切,包括質疑你的能力與一切,我們要明確的述說,這方面無法給與你任何明證,甚至於化現、現身於這現場,我們同等被限制在自由意志法則之中,你的信心你的力量來自於你內在的探索,這無法寄諸外在任何外力的協助,你只能選擇相信,同樣的相信自己,相信這一切,

 

你內在的憤怒,是來自於你近代累世所無法突破的難關,你在近七百年的輪迴之中,(停頓片刻),事件發生在七百多年前,你是某個帝國的軍官,你無法阻止戰爭的屠殺,並同時深感自己的無力,在那一世之中,你十分悲傷,並因這體制的限制,你深陷其中,你深深的自責,直至你過世,這傷痛一直殘留至今,你在這七百年之間試圖化解、平衡這悲傷,你不斷的歷經你的無力,你心中渴望尋求協助,並參與了許多團體,甚至於過往的許多隱密的教派,在靈性上尋求協助,但同樣的在物質世界中,在生活中深深感受到無力,一股與無法,緣由或述說的無力感,來自你心中,同樣的這股無力感,同樣的充滿了恐懼、悲傷,

 

我親愛的弟兄,我們同樣無法提供任何的明證,但我們建議你,望向你內在那股憤怒之火,去正視它,面對著它,而不再轉身逃離,與逃避,你漸漸的,當你決心去面對,你將會獲得一切所需的資源與援助,這一切關鍵在於你的心與意志與渴望。

 

(停頓片刻)

我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是RA,同等問候,來自另一個星系太陽的弟兄,在這地球有非常厚重的罩紗,與非常沉重,整個地球的歷史所累積的集體共業,或意識,這之中曾經讓許多光行者們,在此逐漸的被消磁,甚至於迷失了自己,忘了自己所擁有的力量,我們要述說,所有的光行者,皆懷著無比的勇氣,與偉大崇高的信念,他們了解在這星系執行任務的風險,同時懷著無比的祝福來到這,我們所要述說,在任何一個時刻,只要你願意,只要你不放棄自己,皆有被重新校準原來頻率的機會,與獲得無數的援助,這一切皆在你的心,皆在你的意願,

 

我親愛的弟兄,同樣來自太陽的光明之子,我們誠心歡迎你與這集會,請接受我們的療癒與祝福,並同時起動你內在的印記。

 

(停頓片刻)

我親愛的弟兄,放心的向前去吧,只要你願意,皆會獲得很好的照應,在今天這場集會,在你的內在某些驅動,驅策著你前來參與,這是你靈魂所發出的呼求,以致我們能在這場集會執行,執行某些工作,我們是RA,在太一無限造物主的愛與光中與你們同在。

 

傳訊者:大家有沒有想要了解什麼? 或是提出什麼樣的詢問?

 

主持人:也許(Ivansion)不能回答的問題,也許RA是可以代為轉譯一部分的內容,這可能是偷吃步的方式(笑聲),所以也許可以就剛剛的問題再繼續,看有沒有產生相關的疑問或什麼之類的。

 

傳訊者:我感覺這場集會比較特別的地方,好像是,有一部分是為了A女士,所以不同以往的部分是,這次有一些工作是協助,所以傳下來的一些資訊是比較私人的(主持人:我們需要離開嗎? 笑聲 傳訊者:),剛剛的過程甚至於有幫你起動一些原本屬於你的印記,或許你可能感覺不到,但是總之就是,就像剛剛所說的在靈性的部分誰都無法證明,包括你故鄉的文明也沒辦法很明確,因為受限這地球法則限制,也沒辦法(發音模糊)想證明什麼,他們說一切重點在於你的心。

 

A女士:有,我覺得像剛剛那樣講完整,我整個人就比較鬆一點這樣。

 

傳訊者:這一切經過七百多年,累世卡在這功課,所以讓自己不斷的陷入無力感之中。

 

主持人:那可不可以把杯子浮起來我們才相信(眾人笑聲),不過感覺好像是,說不定妳還是可以進一步,也許妳有感覺到什麼,當然有需要我們可以離開沒關係,反正有錄音嘛吼(眾人笑聲),我先上廁所,你們先繼續。

 

傳訊者:我會建議等大家到場後再繼續,因為Q’uo群體非常的注重整體的穩定。

 

主持人:那我們先休息2~3分鐘再繼續。

 

(休息結束)

 

傳訊者:那我們就繼續開始,再次重申,任何Q’uo群體們所分享的資訊,請選擇在你心中有共鳴的,其餘的就把它放下,這樣Q’uo群體們方能更加不受自由意志法則的限制,而更能暢所欲言,那我們就開始,大家有沒有想提出什麼詢問?

 

主持人:我們詢問的內容,盡量避免跟私人利益有關的詢問,比如說明天股票會跌多少? 這就是私人利益的,我們盡量避開這樣的詢問。

 

L女士:就是我們要選擇服務他人,服務自我嘛,比如說好,我現在要開始服務他人,那可是我週遭的家人或朋友他們,可能不是這樣,那我們是要如何去尋找一起服務他人的夥伴,還是說服務他人這件事本來就是自己要做的?

 

主持人:在你的親戚家人各方面,都並沒有這樣的渴望情況下,你該如何做出這樣的選擇?

 

L女士:可能我現在要選擇,不管是口頭講,或是說以前的設定之類的,可是可能會覺得有伴會不會比較好,要怎麼去找到那些夥伴,或是比如說我工作的選擇要怎麼?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是(Hatan),關於如何在一片黑暗之中,選擇與朝向愛的道途,在這現在的困難,如同在黑暗中如何找尋一盞明燈,以點燃照亮你前往的途徑,並與許多其他共同選擇此途徑的人們會合,如同在夥伴們圍繞之中,不斷的往前,

 

我們在此分享,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在妳的週遭充滿了光明,同樣充滿了許多如同明燈、燈火般的指引,我們建議在生活中,時時刻刻去細心感受,妳每一時每一刻活著的當下,在這當中妳會感受到許多的指引與選擇,在妳內在靈魂的深處,升起了一股渴望,做出了妳累生累世真正的選擇,一個服務的道途,

 

但做出了這選擇,在妳的過往,有許多沉重的枷鎖,瞬間更加的明顯,如同它隱藏在黑暗中被燈火所照亮,妳或許會突然受到驚嚇,但漸漸漸漸的適應它,習慣之後妳會繼續往前,甚至於當妳了解它是什麼的時候,妳會選擇放下,並漸漸遠離身邊,因為這些沉重的枷鎖與過去,皆不再符合妳現在的震動,

 

我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妳在這條道途並不孤單,包括妳現在,妳的靈魂已做出了選擇,在此生將獲得更多的支援與支持,並鼓勵著妳往前,這些我們同等無法提供任何證明,但在妳深心處將感受到領悟,無比堅定的信心,這樣的信心,是無需任何的證明,妳已擁有足夠的力量去支持妳的選擇,並堅定的走向這條道途,我們在此祝福我親愛的弟兄姊妹,感謝讓我們有這次的機會參加這場集會。

 

傳訊者:大家是否有想更深入的詢問,或是提出什麼樣的問題?

 

A女士:我剛想到,因為剛才提到原生家庭,我會想到說,因為像我祖父已經過世了,他然後跟我爸爸,他們整個模式是衝突的,譬如說我祖父是一個非常有意志力的人,可能在某個程度上做到了有一個成就,那我爸爸整個是完全相反的,也是無力感很沉重,那我自己本身就很像我爸爸,那我是在想說,對呀,有一個這樣的祖父,那為什麼我們下面,那就是像我也很沉重,我也很感受得到我爸爸的那種很沉重的無力感這樣,那我是在想說這樣的鮮明對比有什麼意義? 或者是說我是不是有,有什麼跟源生家庭有什麼糾葛? 或是怎樣的? 可是我祖父已經在我國小的時候已經過世了。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很高興再次接收到你的詢問,很抱歉,因為地球語言的限制,我們無法充分的明確表達出,我們星球,我們文明真實的震動,我親愛的弟兄,你可以以地球語言的(太陽),暫時稱呼我們,讓我們留住此震動的特質,

 

我親愛的弟兄,在你累世那經歷無力感的折磨與內疚,在這過程之中,你的靈魂深深的吶喊著需要協助,在累世中,在這七百年間,你與許多有相似的難題的靈魂們,共同協定了建構那一世的舞台布景,與相關靈魂們的配合演出,到這一世,你的祖父他承諾,將他的靈魂某些特質,向你們展現出另一種可能性,他提供承諾協助你們,盡可能的脫離這難題,這鮮明對比是來自一個,充滿無限愛的承諾以協助,

 

如同剛才所分享的極性的選擇,你的祖父選擇了服務他人這條道途,一個充滿愛的道途,他無私的奉獻,在他靈魂中的某項特質,一個堅毅無比的意志,他來到這個靈魂族群,與你源生家庭的靈魂族群,他向你們展現了一個脫離這難關困境的可能性,這充滿愛的選擇,這無私的示範,將深深的烙印在你們心中,在靈魂深處如同種下光的種子,它會逐漸萌芽,並在任何你感到無力感的,與散漫甚至於讓你能量渙散的時刻,你心中皆會時時刻刻的出現,你祖父的示範,某種人格的示範,這示範作用將逐漸校準,逐漸協助你們,擺脫平衡這困境,並迎向新的可能性,我親愛的弟兄,你會在這原生家庭的誕生,是來自這相關靈魂族群的承諾,他們同樣布置了這舞台背景,同樣共同參與演出,來協助你度過這難關,我親愛的弟兄,在某個可能性,你有可能重新再次點燃你心中的太陽,同樣如同你祖父般向他們向他們示現、示範另外一種新的可能性,這一切皆在你的心 你的渴望 你的選擇,這一切一切皆在於你的意志,祝福感謝這次我們擁有的發言機會,感謝大家。

 

傳訊者:大家有什麼想要更深入詢問,或是有其他的問題?

 

S先生:我爺爺是軍人,(聲音模糊),然後他也殺了成千上萬的人,(聲音模糊),可是我卻發覺,前幾個月突然發現,只要我們家族的人(聲音模糊),每一個從我們的三輩,跟我的同輩,全部都發生了一些事情,不管是重大車禍,或是耳多被戳聾,或是整個就是(聲音模糊)大骨折這樣子,(聲音模糊)每一個人,持續都是一段時間就發生一個,只要任何無一倖免,所以想說,可是我爺爺是好人,當然這是戰爭時間嘛,(聲音模糊),所以我想說是不是會,這叫做是一個承擔嗎?從我們子孫來承擔這個去傷害對方的一個因果,這現象有沒有任何意義?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很高興在一切條件具足,得以在此與你相會,你可以暫稱我們為(Rur),在你原生家庭,共同承擔了一個集體共業,在你原生家庭的眾多的兄弟姐妹 親屬之中,在歷史的共業之中,不斷扮演著殺人與被殺的角色,這靈魂歷史的創傷,是如此的深深影響著你們的靈魂家族,與你原生的家族,雖然這不屬於你的,你該背負的沉重部分,但你在此生與你這靈魂家族許下一個承諾,你將部分承擔這共業,並感謝他們提供你在此生的舞台 與佈景,讓你得以在此生,在地球這個時刻誕生,並執行你的任務與工作,

 

我親愛的弟兄,你在此生不斷的質疑,在你靈魂深處某種靈性的渴望,在你心智當中,你的原生家庭向你示範,任何事物必須經歷很明確的證明,否則那一切不存在,但是你靈魂深處非常清楚,這不是真實的,真正的真實,真正真實是(發音模糊)無法證明,你心中充滿了衝突,逐漸逐漸的到現在,你的靈魂深處不斷提醒你,該向你內在,該向你心深處去看,去傾聽你內在真實的聲音,而非你的頭腦的限制與枷鎖,在你人生的此刻,正逢一個交會點,漸漸 漸漸的,你將釋放,來自於你內在,真正屬於你內心的力量,那屬於你今生的魔法力量,你在此生投生前所賦予的魔法特質,將協助你繼續完成你未來該執行的任務,

 

在你原生家庭的靈魂族群之中,充滿了一個復仇,與深沉的恐懼,這功課關係著生存是否應該殘害其他的生命,讓自己得以生存,你原生的家庭當中,不斷的重複經歷著這報應,與殺戮的衝突,這關係延續了以現代地球時間來說,將近兩千多年,在更早延伸至亞特蘭提斯時期,當中的迫害,階層的迫害,與生存求生的渴望與意志,原生家庭的靈魂族群們,在亞特蘭提斯時期不斷被奴役著,在底層感受到生存的恐懼,並有股強烈的復仇意志渴望,至亞特蘭提斯崩壞時期,你們屠殺了許多統治階層,並同樣的在你們這原生家庭的靈魂深處造成了非常大的創傷,

 

在這兩千多年之中,在這文明記載的歷史之中,甚至於在這文明記載之前,你們不斷的歷經了戰爭的殺戮,就算看似和平時期,在你原生家庭的許多成員,皆會不斷的發生重大的意外事故,這是來自於業力的現形,來自於在那一個時間點,瞬間重現了他在過往,的某些殘暴與殺戮的過程,並在這一世以不同的方式去顯現,他所造成的身體,這身體載具肉體的創傷,

 

這一切(發音模糊)看在眼裡,在你內心中充滿了某種恐懼,我親愛的弟兄,我們建議在你靈魂深處擁有某種的勇氣,那是你此生所賦予的特質,與特權,只要你願意看向內心深處,你將呼起這勇氣充滿的力量 的特質,這是屬於你的權柄,我親愛的弟兄,當你接受了你內在深層的力量,而不受限於你原生家庭,賦予你心智的現制,你將充滿力量與勇氣,去面對你今生域到的所有困難,這是你所設定,你感謝你原生家庭的靈魂族群的參與,你設定了如此鮮明的對比,因為你需要這鮮明的對比,以引發你內在那真實屬於你的力量與權柄,若沒有如此鮮明對比,如同平淡的繁星之中,甚至於可能需要經過多生多世才可以真正的發現你內在的那股力量,但是在這地球這舞台,現在這時間點(發音模糊),讓你充分利用這罩紗的特性來執行此工作,

 

我親愛的弟兄,請相信你的心 你的靈魂,你的靈魂正逐漸的 逐漸的 輕聲細語的告知你,什麼才是真實,感謝這場集會讓我們得以在此發言,我們是(Rur),我們是你真正靈魂故鄉的成員與同伴,我們永遠陪伴在你身邊,你並不孤單,你在許多時刻間的感受到我們,只是你不斷的在否認,我親愛的弟兄請相信你的心,請相信你自己。

 

傳訊者:大家是否有想要提問什麼詢問,或分享?

 

S先生:阿對!我今天問主持人,我加有一個骨董,不知到清朝還是明朝,關公還是周瑜,那個從我父親拿到我家的時候,就聽說很陰,狗看了都會叫,這樣要怎麼處理?或是Q’uo群體有什麼想法?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感謝你的發問,我們是RA,關於這詢問,現場似乎需要如太陽般的和煦的照耀,請容許我們讓各位弟兄姊妹們,或許感到有點冷的笑話 幽默,關於這詢問,關於這雕像,據我們所知,這雕像內在擁有一個通往某個界層的空間與通道,在這當中,在這當中寄宿著某些生命體與靈魂體,已經成為某種生態社區,如你們語言所言,這個生命體 這些群體們充滿了服務自我的特徵,他們將自己視為高尚的,高高在上,同樣的在這雕像,這群體所居住的空間中,其他的活動的地球人們,是他們的奴役體,他們希望在這空間其他的實體們,能以香火供養他們,這是他們的食糧,甚至於希望你們去膜拜他們,因為他們需要你們的信仰以增強他們統治的力量,這些存有與你的原生家庭的靈魂族群,深具關係,這些存有們也曾經在戰場上殺戮,這些存有擁有瘋狂渴望殺戮的特質與特徵,並同樣的加深這位弟兄,關於你靈魂原生家庭的靈魂族群的某些沉重的共業部分,這個雕像當中的存有們,他們會不斷的顯化,屬於你原生家庭靈魂族群中的許多共業,包括許多意外事件,有部分是這些存有們付出努力心血的幫忙 與照顧,容許我們融同太陽般溫暖的幽默與笑話,來緩和、沖淡、紓解這當中對恐懼的定錨,

 

我親愛的弟兄,在你的靈魂深心處,你此生設定了某種權柄,是屬於一種勇氣,充滿無比的勇氣,那是你的權柄,當你望向你內在,去傾聽你靈魂的聲音,去接受你的內在的力量,你將有勇氣與力量來面對這一切的災厄,如同你所說 所稱;我親愛的弟兄,在這整個事件中瀰漫著恐懼與陰影,但在你心中,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光明的面對這一切,而逐漸的擺脫這限制,只要你願意,你將不再受到這些限制與枷鎖,與恐懼的攫獲,我親愛的弟兄,你是擁有力量的,只要你願意,

 

我親愛的弟兄,你靈魂內在的力量出現時間點即將到來,在你生活中,你的身體載具逐漸的限制你,使用心智力量的能力,你或許感到不自在 不舒適,但我親愛的弟兄請放下恐懼,那是來自於你靈魂的提醒,我親愛的弟兄你該拿回你的權柄,並展現這力量,這力量將幫助你完成此生的任務,並協助你原生家庭的靈魂族群們,逐漸擺脫這陰影的輪迴的限制 與課題,這充滿殺戮的戰場即將落幕,即將隨著新世代的開啟,逐將落幕,這悲傷與優傷不再存在,並充滿歡樂與喜悅,

 

關於這雕像的詢問,我們建議在你心中充滿勇氣的去面對他們,不刻意,也不退縮,一切和諧般的進行,你將不再受到影響,也不再受到他們的挑釁,這雕像帶來的災厄,這是屬於這靈魂族群集體共業的部分,這當中沒有對錯,這一切如它真實般的呈現,一切按照原本業力的軌跡所進行,我親愛的弟兄,接受我們在此的祝福,感謝你們。

(停頓片刻)

 

傳訊者: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大家有沒有想要把握機會來提問的?

 

U先生:那我來問一個最後的問題好了,一個幽默的問題,我從小到大就很喜歡把手去摩擦棉質的東西,或者是腳底或者是什麼身體任何部位,這代表什麼樣的意義呢?

 

'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是Q’uo,很欣賞你的幽默,我們同等的歡笑,這當中關係到你此生的設定,你的身體載具需要藉著不斷的摩擦,來感受到,來提醒自己同時校準你某些的存在性,你此生的設定藉著摩擦,不斷的提醒你,你在這個時刻這個當下,生活在這個空間時間,時間空間當中,在地球這個時間點,並進而提醒你你的任務是什麼呢,這摩擦設定藉此提醒你,你此生此刻處在這裡。

(停頓片刻)

 

我們是(依修),很高興這次又是我們發言,因為Q’uo群體們存在了許多限制,我們成員多生多世投生在地球,所以擁有更多發言空間與權限,我親愛的弟兄,如同你內在非常強烈的感受,是的,你曾經是我們的一員,你此生的任務正逐漸的呈現,並且身處其中,這之中你會遇到許多的困難,與同等的祝福,困難越大 祝福越大 援助越多,你心中深處非常明確的確認此點,你心中閃爍的智慧光芒,這是你此生所設定的人格一部分,你擁有暢所欲言的表達,與某種智慧的解析,並逐漸學習與理解,用愛去平衡它,(停頓片刻)

 

抱歉在這一刻,面臨獵戶的搗蛋鬼們的干擾,再次我們所要明確述說的是,我親愛的弟兄,請堅持下去,繼續深信你內在明確的感受,與暗示,你是受到祝福的,這一切的困難,終將成就你此生的任務,並同樣的協助許多光明弟兄姊妹們,完成他們此生的任務,你們彼此皆不孤單,某個光的團隊將逐漸成形,團員們將逐漸到齊,並展開更大未來的可能性,我們在此帶著微笑,歡笑的祝福你們,默默的陪伴著你們,雖然我們每次出現皆是如此的聒噪,與多話,但我們同樣的深深的欽佩你們的勇氣,我們曾經行走在地球,我們了解生活在地球中的感受是什麼,與限制是什麼,包括內心的不安與孤獨感,這些我們都了解,我們欽佩你們在此的勇氣,也請各位弟兄姊妹們,相信自己,任何時刻,這是一個重要的啟動點,相信你們的心,相信你自己,你將獲得同等的援助,你永遠不孤單,與不孤獨,你們皆受到祝福的,在此我們放送能量祝福各位,包括Q’uo群體們成員的祝福,並結束這場集會。

(停頓片刻)

 

傳訊者:謝謝大家。

 

 

 

 

主持人:吳宇桂

傳訊者:張逸峰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