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訊者:在進行之前,我們就將如Q’uo所說的,請參與的各位將有感覺的傳訊內容放在心中,沒有感覺的部分請隨意放下,如此將允許Q’uo群體的發言不致影響參與者的自由意志。

 

Y先生:想問Q’uo說,在一個清靜平靜的狀態當中,比較容易開展我們靈性佛性的可能有所領悟,就是說在許多催化劑的催化之下,對於我們靈性開展跟開悟該有何幫助?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是(歐克修),關於今天的發問,很榮幸擔任此次聚會的第一次回答,關於這次詢問,可以想像在一片平靜的海洋,這當中什麼都沒有,沒有任何生命,沒有任何喜悅,一切平淡無奇,如此延續下去幾千幾萬幾億年,在這一片汪洋當中,只有唯一的你,在這無盡的蒼白當中,延續了幾千幾萬年,直至某個時刻,當你想要體驗生命的驚喜 與驚奇,你開始想要在這片汪洋當中,加入了多點什麼,而逐漸的 漸漸的因你的心念創造了許多的生命,與你一起歡欣共舞著,你逐漸明瞭,唯有在與其他生命共舞當中,你方能覺知你自己,真正覺知你自己的,成就你自己的,不是那片蒼白的汪洋,而是無所不在充滿生命的驚喜,這是我們對這次所提的詢問的分享,感謝你。

 

傳訊者:以上大家是否有想要詢問什麼? 或是補充詢問的? 或是提出新的問題?

 

Y先生;我的意思並不是一種枯木的定,或者是蒼白的汪洋,佛家講的是,類似說一種寂靜的禪定當中會醒發出覺性,我的意思是在這種比較,比如說我們想要有所體悟我們內在,是不是透過靜坐冥想,這種外在的干擾是,或內在的干擾會比較少的,然後會越來越進入禪定,然後顯露出內在的覺知,然後讓他越來越圓滿,一般的正常的機制是這樣去運作的,我的意思是這麼,不是一種枯木的禪定,或是一種寧靜的一種狀況。

 

傳訊者:是說生命的體驗在禪定當中去體驗生命嗎?

 

Y先生:一般長期來說我們內在的佛性,或我們內在的上帝,或是我們認請楚我們自己是誰,一般正常的正統的經由進入禪定,甚至內在的你自己,然後顯化出佛性,因為透過這種表面,或是稍為深層意識,(聲音模糊),然後觀過所有的萬物幻象,才會真正的正覺,在寧靜專注的狀況過程下,不斷的深入,一般的程序是這樣子對不對,就會越來越專注,越來越集中,我的意思是這樣,開發出一種佛性,一種正覺。

 

傳訊者:剛Y先生第一個詢問為催化劑,在禪定狀態,或是每天遇到催化劑當中的差別。

 

Y先生:因為佛陀或是一般論來講到禪定以後,一個是禪定不斷的,就是安住內心那種寂靜後一直深入進去,對不對,這樣的話就到達某個點就開醒出正覺,這樣子,所以不是只是安住一種(聲音模糊) ,或是一種枯木定,那這樣的狀況去開發正覺,那還有一種就是說經過催化劑不斷的催化,然後來凝聚,來啟發什麼的,這兩種狀況是怎麼回事,哪一種比較有效的開發出正覺?

因為佛陀也有講說絕對不是枯木定,如果枯木定的話不能夠開悟。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是(依森)我們覺察你的詢問,這個詢問的核心,在修行的道途,追隨生命進化的過程當中,是否應當排除所有的催化劑,而只專注於你自己的內在,當下那個片刻,在此我們認為,沒有任何一個生命能拒絕,對於造物主自己的承諾,當你此生所遇見的所有事物,皆是來自於你的應許,這也是你的應許之地,是實踐你的生命,實踐你 是你造物主 你之所是,當你在這肉身當中,你會理應適應這裡的法則,而逐漸忘卻你的承諾,漸漸 漸漸的你將實踐約定視為是一個煩惱困擾 與干擾,你在心中不斷的排斥它,而不斷的累世循環,形成一個慣性,這慣性造成你累生累世的不斷重複循環,直至某個時間點突然醒悟,發現這些都是來自你的承諾,這就是你的應許之地,是一個成就你之所在的寶地,而不是地獄,在此刻 這個當下,瞬間了悟當下,你回歸到你的心,發現你能坦然接受這些考驗與催化劑,你會發現你的心是平靜的,你的心是實牢的,你的心在歌唱著,而你,當你接受了這一切,你的力量也回來了,你更有力量更有精力的去面對這一切,你之前所認為的考驗,

 

我的弟兄,當你生命遇到抉擇,你許多世皆在逃避,與不肯去面對,這些你所稱

為的考驗,

 

我的弟兄,請相信你是受到祝福的,你是蒙福的,這之中沒有任何的虧待你 與責難你,這一切皆是你,來自你的承諾,對於造物主 對於你自己的承諾,對於未來成為佛陀的你的承諾,在此由衷的祝福你。

 

 

傳訊者:大家是否還有想要深入,或者提出新的詢問嗎?

 

V女士:我想要提出另外一個詢問,我想要請問的問題是,在這個章節有提到一個,我們可以去規劃我們的夢境,那提到說就像一個人在投胎前規劃自己的一生,但是我們需要一些能力,是可以去規劃的,我的疑問是說,我們的理解都是,其實我們都需要透過睡眠去修補我們自己,可能白天耗費很多精神,我需要夜間很深沉的睡眠去調整 整理我們自己,這個造夢是在我們身體整個狀況有額外的餘力的時候嗎?可以在本來休息的時間去做夢,做夢對我們的益處是什麼?如果我們刻意去安排我們的夢境,是有什麼正面的幫助嗎?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姊妹,很高興我們又見面,我們是Lawii,關於造夢者於內在心的力量的使用,我們說在此有許多細節,關於造夢者理想編織自己的夢境,屬於自己的美夢,這當中有個覺知,為妳所想要加速與進展的經驗的催化劑,當妳清晰覺知理解與覺察妳的生命,甚至於妳此生的設定,妳將更有餘力去參與編織妳的夢境,以加速妳的靈魂進展,這當中妳需要許多因素去累積,這當中有許多奧秘存在,如同這個器皿,在今生所發展出的能力,這器皿在年輕時,(請容許我們這麼說)在年輕時,有一段時間,能自己控制自己的夢境,當時他選擇的是操控的途徑,這個器皿將所有出現的夢境視為自己的領域,自己的領地,而賦予自己的魔法力量編織所有的過程,容我們說這是一個造夢者能力的使用之一,但並非全部,在這當中妳可以選擇如同這器皿一般,做為一個魔力的釋放,一個蓄積過度力量的一個出口,或是你可以選擇去正視妳的生命妳的人生,於生命歷程去 編織屬於妳靈魂的進展的過程,當然依然充滿了奧秘存在,以現有的資料來說,我們無法更清晰的去描述,只能以現有的例子來分享,造夢者是一個心靈的力量的展現,一個能力,但並非絕對,而當妳有所此需求時,妳自然會俱備,在坐的光行者們,在坐的大家各位,你們已經有屬於你們自己的心靈力量的程式與編碼,這些皆會在妳此生所需要的時刻充分展現出來,而非去強求,切莫忘記妳的心,切莫忘記自己的心,親愛的 我們同時祝福妳。

 

傳訊者:是否有想更深入的理解與詢問?

 

V女士;這樣聽起來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們想要試圖這麼去做的時候,可以嘗試去做做看?

 

傳訊者:當妳今生適當的時候,它自然而然會展現出來,這是我們本身就有許多,屬於我們心的力量,這不需要去強求。

 

V女士:我有個困惑是說,夢還是假的,並不是真的,或許我們在作夢之後,醒了之後會感受到一些能量,說是能量也好,有時在夢境裡面不見得會有什麼特殊的場景,只是我們夢醒之後會覺得蠻舒服的,那也有一種情形是說,做夢時夢見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起來之後覺得好累,像這些能量運做背後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傳訊者:在進行之前,我先分享一件事就是,我們這次的工作有(歐克修)在做支援,讓我的聲音可以變大聲一點,因應這次的場地,所以任何的Q’UO群體的回答,都會包含(歐克修)的能量與特徵。

 

Q’uo(傳訊者):親愛的,我們是(欣拉),請容許我們星球文明的能量特徵在地球的發音是困難的,關於夢境以我們觀點來分享,我們認為那是一個魔法,一個充滿力量的魔法空間,每個人在睡夢中,接受這空間的籠罩,並在這當中做功,這當中每一天的每個空間當中,會依據妳今生此生的直接誕生狀況而有所變動,或許是療癒,或許是修復,或許是記憶知識的整理,或許是內在深層力量的覺醒或是運作,這當中有許多意象,並非人們的顯意識可以理解,我們族群在這領域當中,做了某種深入的研究,並暢遊在其中,可以說我們整個星球的文明皆是活在夢境當中,這是某個次元,而這是無數次元的重疊,夢境以地球人類載具,是很難有意識去做工的,這是這身體載具的限制,但透過人格的修練與精煉,是可以如同覺知一般的清晰,但這並非絕對必要,夢境對每個實體來說,就如同回到母親的子宮當中,深受滋養一般,重新找回妳連結的力量,或許感到疲累,這當中有一部分是釋放妳白天所遇到的許多負面的情緒或能量的釋放,又或許是某些外來生命體的介入,去讓妳做了一個讓他們也許希望不愉快的夢境,當然這當中沒有絕對,這一切的發生都是適當的,沒有好或不好,沒有對或錯,這一切都在造物主之中,而這一切不都是在夢境當中,如夢幻一般的真實,我們是(欣拉),我們感謝這次的分享與祝福。

 

 

傳訊者:是否有想要深入了解,或是有想要提出什麼詢問嗎?

 

Y先生:我要提出一個相關性的問題,在跟本認知上有點模糊,就是說既然我們存在中心是一種夢幻,一種幻象,那又說我們是造物主,那就是說造物主去認識幻象,它也不是幻象,(聲音模糊),然後認識幻像,還能夠認識自己,藉由認識幻像不是很奇怪嗎?它本身就是一種夢幻,或者是一種幻像的東西,反而有時候沉迷於幻象的人,不管是佛經或是愛與光,又叫我們要寧靜片刻,冥想片刻,去找回任知道我們是造物主,這中間不是有種矛盾,有一種奇怪嗎?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是RA,很高興一的法則裡面我們藉此相遇,佛陀所闡述一切如夢幻泡影,是的,世間本質皆是如此,但在另一個層面,如同剛才弟兄所分享的,這一切如此真實,

 

首先我們闡述基本理則,在這太陽系有個基本理則為厚重罩紗,

 

我們是RA,抱歉我們重新調頻連繫,這太陽系基本理則為厚重罩紗,這是這段期間,當中所賦予的相對應於地球,這個特殊的環境位置,地球在此階段聚集了無數非常多的,從其他星系曾經中斷過程的許多生命體,匯聚在這星球當中,而此星系的太陽依太一的意志,賦予了此理則-厚重罩紗,讓所有聚集在這舞台的生命,彼此皆忘了自己、忘了彼此,這舞台薈萃了所有太一濃縮的精華,以務求在短時間內達成靈性的躍昇與超脫,這一切如同夢幻般,皆是泡影,但又如此的真實的存在,如同我們再看一場電影,我們知道那是夢幻、那是虛假、那是建構,但我們卻如同深歷其境一般,隨著劇情中的主角緊促呼吸,甚至於歡笑、收緊與放鬆,在那一個當下我們品味了電影,但在那一個當下我們融入了劇情,甚至於我們難以分別,究竟我們是電影裡的角色,或是我們成就了電影, 

 

佛陀所分享的一個途徑,超乎這一切幻象,回歸到你的心,這是一條途徑,這也是許多眾生們選擇的途徑,

 

但我親愛的弟兄,你的選擇是什麼?在你心智當中充滿了許多經典,充滿了佛陀的話語,但什麼是你心中迴響的話語?什麼是你的心?你追尋佛陀的影子,但你卻忘了你自己,什麼是你的心?你所追尋得道途是什麼?你靈魂已做出了選擇,但你卻不斷的堅決否認,

 

我親愛的弟兄,這一切如夢幻泡影,也如同現實般的真實,這一切皆在太一造物主當中,充滿造物主的榮光,這些不相背離,一切皆在你的選擇,你的選擇是什麼?你可曾正視你的心,你可曾正視承擔你此生的承諾,

 

我是RA,請原諒我們重新調頻,我們所想要分享的是,這一切夢幻,這一切真實,皆在太一無限造物主之中,所有一切的方向,進行的方向,皆在於你的選擇,與你心中那一份承擔與承諾,我親愛的弟兄,請放心的向前去吧,這一切皆無需擔憂,你皆在太一無限造物主的愛與榮光懷抱之中,感謝你。

 

 

傳訊者:大家是否有想要提出詢問,或是更深入的詢問?

 

s女士:剛那一段有些理解就是,如同我們來選擇經歷與安排自己的生命藍圖,設定我們來這要經歷些什麼,那剛剛RA提到一個電影的概念,有點像是說,我們透過電影會去經驗了故事主角會經歷的一些事情,那只是說我們把在地球可能要經歷一生的事情,在電影裡給我們的感受是透過那一個多小時,也許可能去經歷了某一個人的,他的某一個經驗,然後這從中我們可能會體會了什麼,或學習到了什麼,

那做夢就有點像是說,我們在談說,我們可以自己去設定我們的夢境,那設定夢境,或是說我們看一個虛構的東西,例如說電影是一種形式,小說是一種形式,它本身是一個虛構的東西,我們從中體驗一種真實呢,卻是不容被抹煞的,就是那種真實的感受,與我們用更長的設定來體驗地球的一生,有點一曲同工之妙,只是說它的時間長短不同而已,

那我感覺好像是這地球,我們在設定這一生,裡面所經歷這些類似看起來像虛幻,好像又真實無比的感受,其實都有點在加速了我們在地球體驗的深化程度,我不知道我這樣子對不對?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姐妹,我們是lawii,我們歡欣妳俏皮又充滿睿智的分享與理解,關於夢境,每個人的一生皆是夢境,皆如場夢一般的虛幻,妳此生的所有做為,在物質上的成就,在妳此生結束後皆不屬於妳的,因為那不是妳靈魂的本質,世間這一切是媒介,藉此觸發了妳一生所有全部,但無可否認這些皆是夢境,皆是泡影,但這些卻是如此必然的,必須的存在,因為這符合,這是依照此星系的理則的需求,也是依照太一的意志,確實現今地球是處在一個極其獨特、特別、特殊的一個地理位置,因為它切合了一個宇宙流動的計劃的某個關鍵點,但它卻嚴重落後了,在此賦予厚重罩紗,以讓它更加速的運轉著,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們在此相聚是一個偉大無比的殊榮與祝福,這是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請不要去否認、否定這罩紗的價值與這一切,催化劑的價值,這些催化劑,這些夢幻佈景舞台,皆是承載了數千數億無數太一的意志,與妳的意志所共同塑造出這佈景舞台,這是一個偉大生命轉化的一個時刻,

確實,在這現今地球的文化當中,不論是電影、書籍各式各樣的編織的故事,它這許多的部分的創作者們,皆連繫了此星系的阿卡西的記錄,所編織出了某個歷史的時間點,經驗的概要故事,或許創作者們賦予了他個人的色彩與理解,但這一切皆在某個計劃當中,去大大的加速了在這星球,參與了所有各位的進展與經驗的速度,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時間不多了,就我們的理解就如同一眨眼間,瞬間晨間的甦醒般,請懷著更深、更深層的愛去愛著這一切,去愛著這一些,這些皆是得來不易,這些如夢幻般的舞台,皆是如此的真實,就我們來說,這夢幻如同物質般的真實,只是你們身在其中,如同身在電影當中的男女主角、各個角色一般,分不清到底什麼是現實,什麼是夢幻,但這一切有其意義,請相信我們,相信妳的心,感謝你們,祝福你們。

 

 

L女士:想請教一下關於夢的問題,就是每天常會做一些很深刻的夢,就算聽到鬧鐘,都還可以決定,好,我要先把鬧鐘按掉,我要去延續我剛才做的夢,我一直以為應該每個人都跟我一樣,就是美一天可能做非常深刻,而且深歷其境的夢,但後來我才發現其實並沒有,也不會這樣子,

然後我想問,第一個這個程度上的差別,是每個人的體質嗎?還是跟日常生活有關?第二個問題就是書上有寫說,其實夢境有很多種不同的功能,那到底這些夢境,我決定今天會做什麼夢,明天會做另外的,都是取決於什麼?應該不是隨機的方式,那到底是什麼?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姐妹呀,很高興與妳相遇,很高興與妳相聚,我們是(欣拉),抱歉容許我們星系文明的發音,在地球上發音是困難的,關於夢境我們在此闡述,這如同一個魔法的力場,所有夢境的發生皆是有所成因的,然而大部分地球人類,皆無法有意識的去控制操控,或是去清晰的理解,

 

親愛的關於妳一再重複的夢境,如此的真實與強烈,那是關於妳的某些關鍵點,正處在正要去轉換,去化解開,正要往前的一點,所以它不斷的播放,如同電影一般重複的播放,讓妳去不斷的體驗、經驗,讓妳去察覺當中真正背後的含意,我親愛的,妳的指導靈團隊們正於密切的工作,請容許我們用指導靈團隊這個詞,當然妳的指導靈團隊真正的名稱並非如此,他們重複作工在夢境當中,去安插這信息,一在提醒妳某個關鍵點正要突破,我們在此建議,注意妳生活中週遭的每個細節,或許破解的關鍵與含意、意涵皆附著於這其中,等待妳去揭露,

 

我親愛的姐妹,關於作用夢境的意義,與編織它的排列組合,皆透過妳的靈魂的許可與確認,這一切沒有失序,沒有失去秩序,這一切皆有成因與意義,但端視每一個現象所需各別解析,

 

我親愛的姐妹,在妳的光行者的特質當中,擁有夢境的特質,擁有夢境的經歷,妳曾經是我們的一員之一,所以我們此時聚會當中,我們得以在此發言,夢境如同妳所參與的工作一般,妳最終將發現,妳所參與的工作,如同一篇篇的夢境一般,最終妳將發現,妳的內在資源,都有創造如此真實的夢境,並將它實現,這當中賦予妳個人的色彩,我親愛的姐妹,妳此生的工作就如同造夢者一般,或許妳的職位不同,所接觸的不同,但如同造夢者一般協同編織一場夢境、一個電影、一個工作,

 

我親愛的姐妹,妳走在妳的人生當中,沒有任何的偏離,皆如實著實的走在妳所設定的道途當中,我們在夢中守護著妳,看護著妳,只要妳要求、需求,我們皆會如實的幫助妳,我親愛的姐妹,祝福妳。

 

 

傳訊者:是否有想深入了解,或是提出什麼問題?

 

L女士:就是我有看到一些網誌,就是我也忘記怎麼連結上去,網誌的名稱叫偉大的揚升,然後它就會提到一些關於,就是那時候是倫敦奧運正在進行的時候,然後它就會提到一些,比如說有一個行動名稱叫做大揭露,就是好像要在倫敦奧運上面,然後一些飛船被看見,後來那個揭露當天並沒有發生,之後發表一些這計劃取消的理由,後來他們又會有另外一個揭露,我不確定那些到底是一個混淆的資訊,或是一個(聲音模糊),就是看起來好像很正面,其實是看不太懂它到底在講什麼,然後這到底,這個資訊是應該去了解,還是其實只是一個(聲音模糊)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姐妹,我們是(依修),我們發現我們要調頻對焦 至上場集會 的能量特徵的名字是困難的,在此我們的能量特徵聚焦為依修,

 

關於大揭露與銀河聯邦是來自獵戶,深層權力中樞的一個團體所運作,這包含了如同人類的宣傳部門一般,如同媒體一般不斷的播放,不斷的播放試圖洗腦、與分心與分散,在各位的靈魂當中,心智當中皆能隱隱察覺是否有哪裡不妥,是否有哪裡不對勁,我們許多成員曾經在的球生活過,我們有更大的發言權限,以直指這問題的核心,現在地球中,有許多獵戶的陰影與存在,包括過去在許多遺跡之中,許多文明之中,皆有獵戶的神化的陰影,這當中充滿了誤導,但是同時也有部分真理的存在,因為他們必須透過包裝,讓他們表現的正氣凜然,以凸顯了彰顯了他們某種,極端權力集中的特質,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請睜開你們的心之眼,去辨別這些資訊,是否在妳心中產生共鳴與呼應,並將這些如同宣傳單的,謀略與做為放下一邊,對於倫敦奧運,我們會說這是人類一貫媒體的運作的思維,就如同聚焦一個即將發生的盛會,大家的注意力會更容易發現這一類的資訊,這是一個媒體宣傳慣用的手法,我發現人類的社會媒體運作,很深得獵戶集團某些單位的精髓,或許這當中有許多成員的思想已被滲透,甚至是來自獵戶的暗行者,所創建的媒體帝國,我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這一切皆在某種極度張力的平衡之中,現在現今地球充滿苦難,但同時充滿希望的光明的存在,我等在此深刻祝福各位,感謝你們給予我們的發言權,謝謝。

 

 

U先生:最近有個新聞南極的金字塔被發現,然後這個新聞的發生,它代表什麼意義?這是這幾天的新聞。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很高興與你相聚,我們是(依修),是的在此發言權依然是我們,(沉默片刻),抱歉,請容許我們讀取這階段的訊息,

 

此訊息的金字塔,是來自於2~3萬年前,接近亞特蘭提斯文明的一部分,此金字塔依然在運作著,它原本當初的設定,只是位置已偏移,已對地球整體沒有太大的效益與影響,這當中有許多,金字塔之中有許多超越人類現今科技,對我們來說是一種,或許是玩意兒(調皮貌),但這些隱藏在某種頻譜當中,人類肉眼是很難去發現的,唯有當相對應的音頻波頻,才能促使這些事物反應出來,而現今人類所發現的金字塔,並不是這個樣子的,它真正的樣貌隱藏在某種頻譜波頻之中,唯有在正確的振動當中,它才得以顯現,它的大門入口才得以開啟,

 

現今這個新聞的揭露,事實上它早就在人類歷史當中,早已記載,它隱藏在政府部門深處當中,經過層層運作,現今得以以新聞媒體的方式發佈,目前以我們來看,這當中沒有太深刻的奧秘存在,這發佈的時間點,並非陰謀,而是時間點如此適當的在此刻發生,

 

這金字塔當中存在許多悲傷過往的故事,我們無法一一在此闡述與分享,當此金字塔最後的女祭司,選擇將自己的精神意識,封鎖在這金字塔當中,以守護此文明最後的段落片刻,她的心在此哭泣著,我們曾經活生生的活在地球當中,也經歷過亞特蘭提斯時期的文明與進展,我們為此嘆息著,但這一切皆在太一無限造物主的偉大榮光之中,

 

(沉默片刻),我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我們感受到你們心中的好奇與渴望,但是關於此金字塔的許多故事,我們無法再更深刻的分享,因為這將透露出此金字塔正確大門的途徑,我們在此祝福各位,感謝各位。

 

 

Y先生:這聊起金字塔勾起了我們一個記憶與期望,譬如說前一陣子有人在電視上、或是網路上看到說,拍到金字塔發光,然後這次去大陸也有朋友,他們自己用手機,或用照相機,拍到在東莞地面上的(聲音模糊)光往上去,在東莞,然後方向並不怎麼確定,然後不知在東莞還是廣州,也是有這樣像山丘地方,也是很大的亮光,亮的,看起來向自然界爆炸,現在世界上各地也是有拍到不同地方,金字塔頂上冒出,那這樣的話是一個怎樣的狀況?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我們是(艾克森),可以如此形容我們的文明,如同宇宙的黑手一般,確實我們是個快樂的工人,在所形容的這光束當中,這是真實的,人類肉眼難以望見,但卻可以使用某些精巧的儀器來捕捉那一瞬間,這是在我們在安裝在地球表殼下,的某些裝置的連動,以釋放地球過度的熱能,來舒緩地球的更大的災難,我們是快樂的工人與黑手,這當中沒什麼奧秘,完畢。

 

 

U先生:造翼者資料,提到七個遺址,那這七個遺址是真的嗎?然後也許只是小說,第二個這遺址其中一個位置,不知是在台灣,還是在東北省分,是不是真的有這一個遺址?這個遺址對我們未來扮演什麼意義?

 

Q’uo(傳訊者):我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是泰洛母成員,關於這詢問,動員權限必須由我們來回答,造翼者資料是由我們的弟兄的一個分支,所派駐在地球紮根的一個行動,關於七個紀錄點,我們會說這七個紀錄點是一個意涵,是一個象徵,它並非程式,它存在於地球人類所理解的次元 亞空間之中,它不在物質世界當中,

 

它的出現點是會隨著觸發的條件,所隨機轉換位置,甚至於如同所述說的,在(發音模糊)之中,但那是因為滿足條件而觸發,而顯現在物質世界當中,

 

其中一個觸發點,確實是在亞洲這個部分,這觸發點支援提供了泰洛母成員在地球上的工作與操作,這當中對地球而言有許多奧秘難解之處,以至於地球人類語言沒有適當的描述得以形容,但我們保證這一切皆會在可以調整觸發而顯現,並為某些所預備好的事件所做鋪陳,

 

造翼者資料描述了我們泰洛姆成員,的分支的弟兄們遭到獵戶的追擊與狙殺,這當中用運的許多善巧與鋪陳來描述,以躲過獵戶的媒體監控與篩選、過濾,造翼者資料當中許多資源,是為未來地球的未來做儲備,但它並非神聖絕對的存在,它是這一切符合太一無限造物主,當中的意志之中的一部分,一個支流,雖然對地球來說是一個(發音模糊)高深的奧秘的存在,

 

我們對此資料得以保存感到光榮與榮耀,但我們要說這一切如同在座的各位弟兄姊妹們一般,這當中沒有高低分別,這只是承載太一無限造物主的意志之一,我們只是個僕人。

 

 

傳訊者:Q’uo們想藉這次的機會給予一個祝福,做一個圓滿,請大家放輕鬆,(沉默片刻)

 

主持人:吳宇桂

傳訊者:張逸峰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