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Haton,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問候.

我的朋友們, 你們存在於一個幻象的世界中, 這是一所學校裡頭有許多課程是必修的, 通常一個人可能需要許多次的轉世才能完成這個任務. 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造物者渴望祂的每個孩子都經驗到造物的全體性、完整性.

 

你們目前存在於第三密度之中, 大部分時候處在兩個極化選項的中間地帶.這兩個極化分別屬於服務自我, 以及 服務他人.雖然我們星際聯邦致力於服務他人, 我們要強調兩條路徑都通往造物者, 因為在服務自我的過程中, 一個人也服務全體的一個面向, 於是服務了造物者.這個過程符合造物者的意志, 然而被許多地球人類誤解.

 

我們不想要侵犯你們選擇個人途徑或極性的權利, 然而, 我們強烈鼓勵你們地球上的人們專注地努力於極化, 不管是哪個方向.因為拒絕在此生選擇一條途徑將導致另一次轉世、再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轉世,直到該實體選擇了他或她服務的途徑, 並且致力於此.

 

因為我們Hatonn 群體已經選擇遵循服務他人的途徑, 我們提供服務給你們地球上的實體們. 但我們不願意侵犯一個人的自由意志, 也就是實質地向任何人證明我們的存在, 因為這樣不是會嚴重影響你們的決策?

為了同樣的理由, 我們對於討論你們地球的未來的特定資訊保持緘默, 因為如果這樣的資訊被證明為真的, 也將大大地影響你們相信或不相信我們的意願.

如果在任何時間, 你渴望我們在場, 或接收到我們的安慰, 你只需這麼要求; 但請了解我們不會替你做決定. 我們進一步地提醒你們注意服務他人與服務自我的一個區別, 即是否願意聲明特定敘述或評判.

 

此時, 我們將讓出對這個器皿的使用權, 好讓我們的弟兄姊妹Latwii 得以執行回答問題的服務. 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我們向你告別, 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Hatonn.

 

我是Latwii,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們相當急切地想要貢獻一點東西, 此時是否有任何問題?

 

 

S2: 你可否講述一個現象, 也就是說一個人確實尋求服務自我卻假裝是服務他人; 或者 一個人真的在服務他人卻假裝是服務自我.

 

我是Latwii, 關於你的問題, 首先讓我們聲明星際聯邦的成員全體都在服務他人當中, 聯邦成員在任何時間都不會嘗試扮演服務自我的角色, 因為這樣做即是剝奪接觸者在兩個極性之間做選擇的機會.因為我們渴望去服務他人, 一個人可以理解我們不情願提供一種情境, 也就是只有一種選擇, 即服務自我.關於那些誠摯渴望服務自我, 而扮演服務他人的角色, 我們以為在這個動作當中,他們首先誠摯地渴望有所服務.

 

當一個人施加一股力量作用於造物或宇宙之上, 事實上等於一個形而上的吶喊需要更多的知識或協助, 而對於協助的渴望總是會被回應, 雙方極性陣營都會盡其所能地回應.

 

如我們先前所說, 服務他人的極性將如實扮演自己, 因為這樣子他們可以成為最佳的服務.然而, 那些服務自我的實體, 在發覺到召喚的實體的渴望強烈傾向服務他人時,他們會嘗試稀釋或發散該實體奉獻的強度, 他們偽裝成一個致力於服務他人的實體, 卻供應一些資訊或建議 屬於相反於服務他人的途徑.

一個簡短的例子是他們會建議或暗示被接觸的團體一個觀念, 即他們在某方面是特別的、獨特的、或跟其他兄弟姊妹有所不同.我的朋友, 真相是沒有精英階級,你們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是一體.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S2: 是的, 對於我們這些活在混淆中的人們, 想要理解我們自身到底傾向哪個極性, 你可有任何建議或忠告?

 

我是Latwii, 我的姊妹, 我們首先建議一個人感激這個混淆, 因為它的價值在於使你缺乏明確的保證 允許你做出選擇; 而不是追隨一個明顯的信號這樣你的選擇就沒有意義了. 同時朝向兩個極性是很自然的傾向, 因為兩個極性都存在於造物者的宇宙中, 你經常會發現自己被服務他人與服務自我兩種渴望拉扯.

 

為你做決定不是我們的角色, 無論如何, 我們建議你們當中努力成為與造物者更親近的同盟的人們, 請強烈考慮選擇一個極性的價值 以前進到你的教育之下一個階段; 我的朋友, 為了順利畢業 你必須通過考試.

 

L2: 看見即將到來的事物是否有個用處?

我是Latwii, 我的姊妹, 如你所覺察, 這個宇宙並不被時間侷限, 因為此刻存在的東西過去一直存在著, 未來也將如此. 一個有這種渴望的人可以調頻感官去接收所謂的預錄資訊, 因為時間是你們幻象的一個面向, 描述早已存在的未來, 一個人有能力去發覺這些紀錄 等於是說他有能力察覺很可能發生的事件. 然而未來可能發生的事乃基於一種或然率, 如你所知, 選擇的自由總是存在的.

 

D: 我有一個關於自由意志的問題. 許多不同的人對於自由意志有不同論點. 有些論點認為好比你目前與我們的通訊就是干擾自由意志.

也有的論點正好相反, 認為若沒有資訊與知識, 沒有完整的資訊, 自由意志無法被行使.看起來, 大多數時候, 哲學家們不是選這邊就是那邊, 通常找不到中間地帶.我想知道你對於自由意志的詳盡定義.

 

我是Latwii, 我的兄弟, 在詳細定義之前, 讓我們講一個比喻.

如果你願意, 思量一個學生正在做家庭作業, 該學生有選擇去猜答案; 或者透過辛勤的工作, 沒有外來的支援自己獲得答案.或許該學生會尋求家教的協助. 如果我們可以決定我們參與你們的自由意志的特徵, 我們會形容自己為一個親切朋友, 兄弟或姊妹, 渴望看見地球上的人們成功達成他們當初來此的目的, 然而 我們謹慎地不提供答案, 毋寧提供資訊給個人, 讓個人藉此努力使自己發現答案.

 

自由意志的主題一般被稱為混淆法則, 要以你們的語言定義是相當困難的, 因為口述語言先天在溝通上有其弱點. 容我們提供第二個比喻, 考量一條律法 汝不可偷竊”. 表面上來看, 這是一個清楚、簡潔的規則.

然而在特定的情況, 偷竊這個舉動又是十分恰當的, 一個快餓死的人偷竊食物,就律法而言 應當受到譴責; 但這裡所有人都了解到這樣的判決是不公平的.

因此, 讓我們說 混淆法則已被書寫在你們的心中,

你們無法清晰地, 簡潔地定義它; 與你有沒有能力理解它; 這兩者之間並無直接關聯.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D: 是的, 假設你無法定義自由意志, 並且你明顯地不覺得該通訊會干涉自由意志. 我想問你們當中是否有其他實體感覺你們目前做的事情干涉自由意志?

當然 這個問題在我們社會中被提起許多次, 舉例來說 我們與原始文化的關係,要到何種程度我們才算干涉他們的活動, 我們是否干涉他們的自由意志? 不同人的意見構成一個光譜, 從十分贊成到極度反對都有.

這樣的情況是否也發生在你們當中?

 

我是Latwii, 我的兄弟, 定義你所謂的自由意志並不是透過文字符號來達成, 而是透過一個人的行為與意圖. 操縱任何其他自我都是對自由意志的侵犯, 星際聯邦的所有成員都渴望避免這類的活動. 為了這個原因, 特定的成員被選定通訊的任務 接觸像你們這樣的團體. 我們也要強調你所詢問的對象並不是一個分開的個體, 而是一個群體[你或許會稱為一個行星的人口]的覺知. 你接收到的答案來自於該集體[或稱為社會記憶複合體]覺知謹慎考慮後的答案.

 

J:在閱讀紀博倫(Kahlil Gibran)的先知一書時, 該先知說他自己: “我們是流浪者”,他對流浪者的定義是否跟你們星際聯邦相同? 他是流浪者嗎?

 

我的姊妹, 我們誠摯地惋惜不能回答你的問題, 因為如果我們不想定義該詩人的特定狀態, 也不想貶抑他的努力. 我們不願意去評判其他自我的東西.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P: Latwii, 一個人要如何有效地敞開自我, 並傾聽那瀰漫宇宙的智慧與指引?

我是Latwii, 我的兄弟, 你的世界被創造的目的即是使你分心, 因為它是被那些居住其上的人們所創造. 它形形色色的特徵是經過人類十分久遠的努力成果, 都是為了避免你剛才描述的問題.

 

因此, 我的兄弟, 我們建議第一步是嘗試使自己盡可能遠離分心的來源. 當這點達成後, 我們高度推薦冥想, 因為它可以協助你管理主要以及最後的分心者, 也就是你的大腦. 大腦就如同一隻難以管束的狗, 它恆常叫囂著需索(主人的)注意力與情感, 當它被忽略時 它會加倍努力使自己得到你的注意.

 

所以, 我的兄弟, 不管人們是在哪個極性奮鬥並渴望加速進展, 我們會推薦每天撥出一段固定的時間透過冥想來調教這個難以管束的孩子, 在靜默中一個人可以聽見那無所不在的聲音.

 

P: 一個人如何發展自己的信心, 以確認自己不只聽到大腦的饒舌, 而是確切地

接收到超越自我的智慧與指引?

我是Latwii, 我的兄弟, 沒有任何東西超越自我, 因萬有皆為一體. 無論如何,我們提醒你 在你的生命中有一段時間你對自己說 我陷入愛河, 我愛這個人.”你認得這絕不是喋喋不休. 我的兄弟, 你的心之聲不會對你說謊. 如果你渴望,你敲門, 門將為你打開; 你所請求的你將接收到.

是否還有其他問題?

 

A1: Latwii, 這是一場瘋狂的急速起飛(mad scramble), 一場瘋狂的起飛, 我不知道我能否承載更多, 謝謝你, 在每一件事上 我感謝你.

我是Latwii, 我的姊妹, 經常 一個人忘記那等待我們每個人的愛與喜樂; 當她終於被點醒時, 那喜樂將如排山倒海般巨大, 不僅對於回家的人是如此; 對於那些在家等候的人們也是如此.

是否還有其他問題?

 

R: 在處境變得艱難時 一個人要如何認出並發現內在的造物主?

我是Latwii, 我的姊妹, 可以的話我們改寫你的問題為 一個人活在這個密度的期間如何成功地達成主要任務?”

我的姊妹, 我們的回應相當有限, 然而我們相信這已經十分足夠.

我們建議你選擇去彼此相愛, 因為在這其中已經包含你們來到這星球的所有奮鬥. 我們了解對於這個複雜的問題這個答案似乎過度簡單. 但我的姊妹, 答案是簡單的, 它即是解答.

是否還有其他問題?

 

S2: 這是個兩方面的問題, 你可否講述利他主義(altruism)與服務他人的差別; 其次, 我在此想到的是我們對於自我的誤解, 服務他人是否會在任何方面否認服務他人?

 

我是Latwii, 在你的允許下, 我們先講你的問題的第二部分. 我們再次提供一個小的類比, 一個母親, 孩子年紀很小, 在某個早上花了很多時間處理各種衝突與人際關係, 結果讓這個母親相當心煩與暴躁.

這位母親曾經答應孩子去某個遊樂場所遠足, 然而她發現今天不願意這麼做 因為心情不好. 這位母親在此刻最強烈的渴望是花些時間離開小孩以及其他人好讓她重新建立情感的平衡. 我們要問你 這位母親這麼做是否服務她的小孩?”

這位母親的行為可以明顯地被詮釋為服務她自己, 然而, 她的行為不也對她的小孩有益? 因為如果在這個時候 該母親勉強帶孩子去遊樂園, 這個小孩很可能經驗到水深火熱的情境.

 

表面上的服務自我的行動, 實際上卻可能是服務另一個人的最佳行動.

利他主義跟服務他人幾乎是同義詞, 然而它有些受限, 因為一般而言人們從表面的衡量來解釋利他主義, 而非動機的覺知.

一間大公司慷慨地捐獻一座博物館館或孤兒院, 一般被認為是利他的舉動, 雖然他們的意圖是減免可觀的稅金 (或贏得好名聲).

服務的核心在於從事該服務時的意圖.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S2: 你已經解說服務一個人的自我不會否認服務他人, 你可否更直接地講述服務他人是否涉及服務你的自我?

我是Latwii, 再次地 你尋求辨別的核心在於意圖.

雖然針對他人或自己的服務的結果, 都可能利益另一方; 意圖如同折射光線的鑽石 [如果我們可以幽默地提供這個比喻] 顯現出一個人真實的顏色.

 

S2: 我聽到你的意思, 你說選擇去服務自我不會限制一個人的行為舉止看起來跟服務他人一樣?

 

我的姊妹, 不管是服務他人或服務自我的渴望 都不會是一個侷限. 在服務之上沒有限制, 除了拒絕執行該服務之外. 表面上服務他人骨子裡是服務自我 這種事情經常發生. 如果我們可以舉例, 有許多實體相當快樂地嘗試自稱是Hatonn群體[我們的弟兄姊妹], 在偽裝提供服務給你們這類的團體的過程中, 誤導同樣的團體 並服務他們自我.

我的姐妹, 外觀並不光照, 而是意圖帶來賞報.

我們可否進一步回答你?

 

S2: 好的, 我目前迷失在大量的細節當中, 我個人強烈地傾向自我的服務, 因為我感覺所有其他人都是我自己, 我唯一有意義能提供他們的服務是服務我自己.我沒有意圖去誤導他人, 如同你剛才說的假冒Hatonn 的例子, 我誠實地覺察到我的意圖是服務我自己, 至少在當下服務他人的主要前提是他們也是我自己.對於這些聲明你是否有任何回應?

 

我是Latwii, 我的姊妹, 我們相信你了解我們沒有能力回應細節.

無論如何, 我們願意提供以下關於服務的評論:

渴望去服務自我並沒有善良或邪惡的涵意, 因為行動僅僅是個行動; 服務其他自我也是同樣的推理.

然而, 如果我們竟可以去協助一個人選擇(極化的)途徑, 我們會提供這個觀察—服務他人的途徑需要大於50%的分數才能畢業; 服務自我的分數則大於90%.這是因為誠摯地服務他人 不期盼任何回報, 這點明顯比較困難; 同時 服務自我相當容易 並且 經常被達成.

所以 我們建議那些渴望離開這個密度的人們檢驗他們的生命, 有多少百分比用於 服務他人 或 服務自我, 以成功地完成他們的目標.

是否還有其他問題?

 

S2: 是的, 我們有沒有任何方式可以服務你?

我是Latwii, 我的姊妹, 在我們服務你們地球人類的過程中我們有些茫然, 因為整體而言人們對我們渴望提供的服務缺乏興趣.

我的姊妹, 在給予你的耐心與注意力之際 你已經給予我們服務, 我們感謝你.

 

J: 我知道我們已經進行一段長時間, 我將簡短地詢問並請求一個簡短的回應.我覺察到最近許多人很憂傷與沮喪, 我懷疑是否 沮喪與新的覺知這兩者有個關聯? 也就是說在宇宙新計畫開展的同時 感到困惑的人們正經驗沮喪的情緒?

 

我是Latwii, 在我們評論之前, 我們先聲明我們提供的是一般性的觀察, 不一定適用於發問者提到的特定人選.

你提供的觀察在某種程度上是正確的, 好比一個決定爬某個樓梯的人, 面臨階梯的數量與 陡峭的角度, 突然被驚嚇到.我們願意附加說明 你們地球學校的課程距離學期結束的時間相當有限, 為了這個原因, 可觀的催化劑被引介進入你們的生活中, 從而加速事件發生的頻率, 以協助達成自我的改造.

 

S2: 我想要讚美你 你在使用我們的文字與文法以傳達意思的能力上 進步很多.

我是Latwii, 我們謝謝你, 我的姊妹, 並且坦白承認我們很努力了解你們困難的用語的正反兩面的意思, 並且感到相當自豪.

我是Latwii, 我的姊妹, 我們分享你的喜樂如同你分享我們的一般.

是否有其他的問題?

 

我是Latwii, 既然沒有更多問題, 我們將解除對這個器皿的使用, 我們誠摯地感

激在座每位的耐心以及 願意不帶偏見地傾聽. 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我們

向你們道別. 我是你所知曉的Latwii.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