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經驗的人格實際上是妳的一種外殼。它是一種衣服,面具或化裝用服裝。它不是一個花招。那就是說,雖然它是一個幻象,所有的事物在某個程度上都是虛幻的。你人格的外殼和你所知道的它是如何形成的一樣真實。雖然如此,做為你的人格的外殼你所體驗到的,或者也可以說,做為小我(ego)你所體驗到的,並不是完全的你自己,它也永遠不會成為你靈魂光流的一個真實的代表

 

 

Jim:這一周的問題,Q’uo,來自M:「根據Ra,我的理解是,當一個實體第三密度的經驗結束的時候,靈魂會蒸餾經驗的精華,沒有任何有價值的事物會丟失。然而,我想知道,人格(personality)對於靈魂是否有任何的價值。對於人格體會失落的想法我覺得有些不安。我理解我的靈魂會佔上風,但是,『我』怎麼辦呢?我所說的『我』是我現在認同的那個『我』。如果我的個性(personality)丟失了,那個和『我』一樣的個性就會停止存在嗎?除此之外,當靈魂加入到社會記憶複合體的時候,我的靈魂身分會丟失嗎?當社會記憶複合體融入並回到造物主的時候,它的身分會失落嗎?Q’uo,能發表一下意見嗎?」

(Carla 傳訊)

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今晚我們來到你們中間。我們非常感謝你們能從忙碌的生活中抽出時間來尋求真理並要求我們的參與,我們非常高興能與你們談論叫做M的實體所提出的關於人格與我們所理解的萬物存在本質的某個特定宇宙哲學方面的各種細節問題。

但首先,一如既往,我們請你們每一位仔細的聽我們所說的內容,著眼於遵循那些引發你主觀共鳴的道路。如果我們的想法似乎能與你共鳴,請務必使用它們。如果它們看起來不是特別地引人注意,請將它們留在後面,因為我們不希望妨礙你的自由意志或者打亂你們尋求過程的節奏。

我們感謝你們幫的這個忙。你的洞察力和分辨力對於你是非常可靠的,除了你以外對任何人也不會有作用,但是對於你,比起其他人的智慧,你的洞察力與分辨力是你可以給與多得多的信任的事情。因此,請相信你自己,並使用你的分辨的力量,不僅僅是對我們的言語,而是對所有你聽到的言語。說完了這些,我們願意將我們的思想移動到關於人格[如你們所稱呼的]的問題上。

就我們的理解是,你們每個人都是一條靈魂光流的一部分。你,做為一個靈魂光流,可以被視為處在一個三維的、無時間場域的中心,在其中居住著所有你做為一個實體在第三、第四、第五、第六或者第七密度所經歷過的全部轉世。當你在一次轉世中體驗生命時,尤其是在你的肉身死亡之後、下一次投生之前,當你離開一次轉世並穿越回顧這次轉世的療癒過程時,你最近這輩子的果實、收穫物就會被你的靈魂光流收集,被造物主收集,被祂們感激又鍾愛地收集。

再一次,我們的理解是,在你選擇你下一次投生的方式之前,你會與你的靈魂光流還有你的高我重聚,仔細地考慮你在靈魂光流的平衡方面你所感覺到的被扭曲的部分。你是一個愛得太過於沉重的生物嗎?你能保持你心靈的開放,但是也許你還沒有擁有你希望擁有的智慧?或者,第二個選擇,你是一個非常睿智的人但卻在打開心輪方面遇到困難了嗎?或者,第三個可能性,你投生的那輩子和正確地使用力量有關嗎?如果是這樣,你可以檢查那些在你的投生中重複的模式,分析那些模式是否存在任何的可能性在力量與愛之間不平衡,或者在力量與智慧之間不平衡。

就是這樣的想法,讓你和你的高我選擇了下一次在第三密度的面紗背後的經驗。做為一個靈魂光流,你會一直期望減少你的靈魂光流的扭曲,並增加它的平衡。對於平衡,我們不是在暗示靈魂光流的目標是達到無差異或中性。我們所理解的平衡是,它能夠使整個能量體在此生中保持開放,於是你可以更加完全地知曉你是誰,你可以更加完全地服務,你可以更加完全地成為你自己的本質。

那就是說,你所經驗的人格實際上是妳的一種外殼。它是一種衣服,面具或化裝用服裝。它不是一個花招。那就是說,雖然它是一個幻象,所有的事物在某個程度上都是虛幻的。你人格的外殼和你所知道的它是如何形成的一樣真實。雖然如此,做為你的人格的外殼你所體驗到的,或者也可以說,做為小我(ego)你所體驗到的,並不是完全的你自己,它也永遠不會成為你靈魂光流的一個真實的代表。

這就好像如果你選擇了去旅行,你會帶上那段旅程所需要的東西: 一些天賦、一些才能、一些挑戰和限制,還有數量眾多的可能關係。一個靈魂在一個行星影響範圍內的停留時間越久,你在各種各樣的轉世中就會擁有越多的關係,你與過去投生中的那些靈魂光流所分享的能量也就越平衡。所以你有各式各樣的曾經工作過的關係,有時候你會一次又一次地與這些關係一同工作。自然地,當你再次回到投生的時候,你會傾向於與這些相同的靈魂光流一同工作,因為他們是那些與你有著一種直覺上的共有意識的人們。他們是那些與你擁有最大程度的理解,並最大程度地穿透人格外殼的人們。他們是那些先前與你一起完成良好事工的人們。

所以,你不僅僅選擇了你的父母和你生命中的主要的關係,無論是一個伴侶還是一個朋友,你還在安排佈置了一大堆功能重複*的人,如此這般,不管你多少次離開一個已經形成的情境,你都會發現你自己進入到一個關係中,其中包含的那些特徵都是你希望去學會的東西。

(*編註: 這裡的原文是redundancy, 以工程學而言, 它代表一個系統有多個重複功能的元件, 可以增加系統的穩定性和可靠度)

我們可以向你保證你這樣做不是簡單地因為[如同這個器皿會說的]「給自己找麻煩」。你並沒有試圖用那些挑戰性的關係來折磨你自己。你指望在那些關係中找到愛,並向愛開放。你在希望你在關係中所接受的那些催化劑可以引導你獲得新的領悟,嶄新的更深入的理解,新的洞見。

因此,從一次投胎轉世的角度來看,人格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你精心挑選出來的各項才能,你的限制和那些你珍視的關係,它的目的是有效地將你放在催化劑的火焰中。你會回想起那個放在火的中間而不會被燒著的孩子們的聖經故事[1]。轉世的火焰就是這樣一種火焰。它不是為了消耗你和摧毀你。它是為了精煉你,它會在你從你的礦石中除去渣滓的過程中幫助你,開採你內在的金子與珍貴的寶石。

它是為了將你創造為一個器皿,可塑的、鍛煉過的、強度大的,輕巧卻堅固。對於每一次投胎轉世 你都希望從事服務和學習,而你的人格外殼,你所知的自己,是你唯一的,最重要的資源。因此,正是因為你的人格外殼在一個層面上是一個幻象,最多它也只是你靈魂光流中的那個真正的你的一個非常不完整的肖像,它支持你,給你連續性,它給你一個管理你的本性的方式。

讓我們看看一個實體的人類本性這個概念。人類本性的很多方面都是所有人共有的 男性、女性、老年的、年輕的,這都沒有關係。其他的人類本性對你和你的靈魂光流來說是獨特的,你會發現,當你在自己內在工作並問你自己你是誰和為什麼你在這裡的時候,就好像叫做Jim的實體談到過的,就是這些問題激勵了變化的過程。因為每一次你問你是誰,你為什麼在這裡的時候,你都清理了人格的表面,並希望進入比那表面更深一些的地方。簡單的在一次智力測試中,或者在麥氏個性量表上,或者任何其他的聲稱可以向你自己解釋你測試中,相比從這些測試中知道你的表現如何,你希望知道得更多。你一直希望從人類本性表面上的那些個性中的怪癖與奇異的部分,越來越靠近那些共有的本性,它們一同創造了事物共有的部分。那就是理則,愛的偉大起初思維,祂即是造物主

你們每個人都是造物主的一部分,你有一個最深的部分,它是完全由愛組成的。它是在你個性所及的範圍之外等待著你的愛。它是居住在你內在的一個意識,但它是完全靜默的。它幾乎就好像在你內在有一個睡美人的角色,她將被

王子的親吻喚醒[2]。你的內在本性可以沉睡一百年,或者你可以在任何時候親吻並喚醒它,通過關注你內在的本性,通過如同你追求一個少女一樣地追求它,向它求愛。當你刺穿進入到你的開放之心,你會體驗到造物主的愛就躺在那裡,它的確是那基列之乳香(Balm of Gilead*)。它是一種療癒,一種加強的臨在,這是可能體驗到的,去體驗它也會非常地有幫助。

(*參考連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cF7jCYqBkw )

當你移動穿越大門,進入更大的生命,你,做為一個靈魂光流,會開始重新意識到靈魂光流的整體性。你的意識將打開並拓展,伴隨的結果是 你的人格外殼自然脫落。關於這些人格外殼,實體們最接近正確的知曉是,它們會進入人們的記憶裡,要麼這些人格外殼做為一個作家、表演家或者藝術家而被那些欣賞他們工作的人知曉,要麼這些人格外殼會留給你的孩子,他們僅僅記得你的人格外殼反射給他們的部分,把這些部分當做你。

在大多數情況下,在一段非常有限的時間裡,做為一個人格體,人們知道並記住你,我們確信,這不是一個對你的問題的令人滿意的回答,因為你想要知道你的生命已經締造了不同,你是誰事關重大。然而,我的姐妹,你要去保留你生命中的每一刻的所有的細節嗎?你現在還在活著的人們中間,但是你已經將很多事物歸類為「黃金記憶」。如果生命中有一些困難,你傾向把它們留在模糊的記憶中,而把你最喜歡的正面的記憶拿出來擦亮,或許甚至會在其上做一些渲染。

你的記憶變得越珍貴,你就離其中真正發生的事情越遙遠,當然,我的朋友,除非你非常不幸地選擇用負面的方式對待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在這些情況下,你會變得越來越憤世嫉俗與尖酸刻薄,就好像名為Jim的實體所說的,最終你會虛弱無力地向造物主揮舞著你的拳頭,你覺得祂在心裡似乎根本不在意你一樣。

但是對於大多數服務他人的實體,活一個更長的生命的最終結果是,你會有越來越多被擦亮的黃金般的記憶,這些你可以拿出來炫耀的故事,你會很喜歡不斷的把這些故事講給你自己聽。於是你可以長久地保留你人格外殼的現實感。然而,在時間之中,即使是莎士比亞也會慢慢被遺忘,你們每個人也都將消失

進入你們星球的阿卡西記錄和你靈魂光流的記憶。

所以,如果你的這個至關重要的、令人鼓舞的、複雜的人格最終會消失,這一切的意義又在哪裡呢?我們向你保證,對於這次投生的意義來說,這個化妝舞會上的服裝是必須的,也至關重要。你需要有一個適當的人格外殼於是你可以成為你所經驗的事物的見證者,然後你就可以一天天地弄明白你在這次投生中希望要去做的事情。如果要在一輩子完成工作並改善靈魂光流的平衡,定義目標性渴望以及緊縮、銳化焦點是至關重要的。

每一天你都可能設置你對那一天的意圖。每一次你如此做,你都變得越來越與你自己同在,你會更好的使用你此生的時間。它就好像你有一份工作要去做,你會給予你自己所需要的一切事物去做那份工作。而事實是,在一個層次上,它是一個與工作無關的幻象。這個工作的目的就是要在面紗內完成。你根本就不應該知道那些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的真正的價值或意義。你的責任範圍,容我們說,是去選擇你會如何回應當下提供給你的東西。你並不被期望你會不知怎麼地就刺穿了面紗,並對你自己的一個更真實的部分變得充分察覺,從而邏輯地通過一種線性的方式選擇正確的事情去做。

恰恰相反,我的朋友,你工作的領域是去增加你的信心和增強 [如同祁克果*所說的]你躍入信心之半空中的能力。當你生活在信心中,你會有 [如同J實體所說的]一種壓倒性的覺察,那就是一切都好。因此,即使在看起來似乎非常受限制或者非常挑戰性的環境中,你也能夠安住於喜悅與感激中。這就是你工作的領域,將你自己投擲到半空中,並依賴於那一切都好的知曉,尤其是在那看起來根本一切都不好的時候。

(*參考連結: http://tinyurl.com/74bjtr9 )

事實上,在越差的環境中,對你越重要的就是去休息,在你心中發現平靜,允許一種安慰的臨在流經你,去幫助那些你周圍的也許正在喪失信心的人。去做這些事情都不是因為線性的理由。這些事情是一種活在信心中的生活的一個結果。就其本身而言,它是關於人格外殼與一種活在信心中的生活之間的相互作用的討論。當你決心繼續過一種活在信心中生活,你會發現那些你過去認為是你的人格的絕對必不可少的部分的事物將會離開你。這並不是意味著你不再擁有一個人格。它意味著,對於你來到這裡要去做的工作不再是必須的那些怪癖與奇異的部分人格,將會在它不再被需要的時候自行離開你。

例如這個器皿,當她還是一個小女孩,並逐漸長大的時候,她習慣於靠著糖果過日子。在她生命中的某個(時)點,她不再渴望那些甜點了。她會說,喜歡甜點曾經如同她呼吸一樣是她的一部分,現在她發現她已經擺脫了對甜點的那種強烈渴望,儘管她仍舊喜歡它們。

當內在的靈性成熟時 人格會有所改變,這不是一個人需要去煩惱的事情。但是,即使是最成熟的靈魂,就假定他不再有人格外殼或小我,這也是愚蠢的,因為做為地球幻象的一部分,做為第三密度的生活的幻象的一部分,那件自我的衣服是必須的。當你開始用一雙空空的手和一個清澈的思想去追尋靜默的時候,你就會越來越發現,在你的內在有比人格深刻得多並且對自我更有吸引力的東西,它開始生長並帶著你一起前行。

我們現在進入到以下這個問題: 當一個實體加入到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時 他是否還是原來那個實體? 我的朋友,它的答案絕對是肯定的。也許在你的生命中,你還沒有體驗過什麼是被完全的被知曉,完全被接受和完全地被愛。但是你應該知道當你進入更大的生命大門時的事情。甚至在投生之間你也會經歷到這些事情。在你畢業後,在你這次投生之後,做為你做出的選擇的一部分,當你進入到第四密度社會記憶複合體時,你會發現你所生活的氣氛與你曾經想像的大不相同。

對於小我或者人格外殼而言,如果人們能知道你的想法,這似乎是一種冒犯。然而,你將發現這件事令妳輕鬆許多,對於妳的小我,個人有些想法是好的,有些想法不太好,於是你不想要人們知道你的一些秘密想法。

不過 既然所有實體都有自己的秘密,它不會讓第四密度或更高密度的實體感到意外。它是一個包含所有萬物的整體存在的一部分。如果你是一切萬有的一份子,你不也包含一切嗎?因此,你並不會覺得吃驚,在第四密度社會記憶複合體的環境中,那些組成社會記憶複合體的實體們,他們每一個都有一套完整華麗的思想體系,既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

當一個人不再和你一樣地處於在第三密度遺忘面紗之後,他會很輕易的理解什麼思想是最重要的,以及在一個更廣闊的感知中,人格是如何形成的。因此,當一個人是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的一部分,如果他會發生什麼,那就是他的個體性會更強大,因為包含在社會記憶複合體中的其他實體沒有要磨的斧頭,他們視你為一個獨特的個體,僅僅希望去支持、尊敬並且榮耀你。你也會用同樣的方式感覺你周圍的所有人。因為你領會他們的痛苦、快樂和他們所經歷的所有的事情。你看見他們的渴望、夢想和希望。所有這些事情都溫暖你的心並教導你。於是你也轉而教導他們。因此,在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中有一個對做你自己非常好的氛圍。當你加入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時,沒有任何東西會遺失。你只需聚焦於那些你們共同渴望的事物,並且因為它是一種合作的方式,做為一個團隊的一部分,你會比單獨的自己要更有技巧、更有效力。

當我們與你說話的時候,你知道我們是第四、第五和第六密度實體的一個綜合體。在Q’uo原則中的實體們還沒有穿過這個(宇宙)造物之八度音程的終點。然而就我們的理解,雖然這個理解是有限的,當造物主吸氣並再次決定更好地知曉自己時,那些曾經被送出去的造物者各個部分的精華保持在潛能狀態。當祂再次送出祂自己的眾多部分時,就會有一種天然的趨勢去斷裂或者被裂解成為靈魂光流,與你在上一個八度音程所經驗的光流完全精確地相同。

所以事實上,你,做為一位獨特的個體,是永遠不會遺失的。在穿越一個完整的八度音程的經驗後,你僅僅只是折疊起來融入造物主之中。從開端(alpha)走到盡頭(omega),然後你將再一次開始,再一次學習,再一次渴望,而這些果實將為造物者保存,於是造物主也可以永遠更好的知曉自己。

我們知道我們對這個多層次的問題只是淺嘗即止,但是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時間終止這次特定的會議了。我們想簡單的問一問在場的任何人或名為G的實體,是否有後續的問題呢?我們是Q’uo。

(停頓)

我們是Q’uo,我們發現沉默表示這次已經沒有接下來的問題了。請問在這個圈子中 此時是否有其他的問題呢?

(停頓)

我們是Q’uo,我們的確發現沉默是如此響亮! 我們相信我們已經用盡了那些這次希望發言的人們儲存的所有問題了。請允許我們再說一次,能與你們在一起,並分享你們的振動,多麼的快樂呀。我們感謝你們給予機會,讓我們可以分享一些卑微的想法。這是一種真正的愉悅。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vasu。

原註

[1]這裡引用的是《聖經》《但以理書》第三章中的沙拉得米煞、和亞伯尼歌的故事。這三個人拒絕了國王尼布甲尼撒,不願意向另一個人的神鞠躬。於是國王將他們投入了一個熾烈的火爐中。然而他們卻一直未受傷,最後國王將他們放出火爐並提拔了他們。他發佈了一個法令保護他們崇拜他們的神的權利。

[2] 經典童話中的睡美人第一次出現在的查爾斯.波瑞特的書,《Contes de ma Mere l'Oye》 英文書名譯為《鵝媽媽的故事》。這個故事美國人所知道的最著名版本的也許是同名的華德.迪斯尼的電影。被咒語詛咒了一百年,睡美人被英俊的王子用一個愛之吻救活了。甚至根據著名的格林兄弟的說法,他們當然從此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Digested & translated by T.S.

(V)2012 reviewed by cT.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