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問者C:在新約聖經中提到 如果我們抵抗惡魔 它會緩慢地迷惑我們,這是什麼意思?還有惡魔意味著什麼?

 

我是Latwill,我的姊妹,我們相信這個陳述曾經被錯誤地敘述,就我們的理解(雖然是卑微且單純的),抵抗惡魔或任何黑暗/邪惡勢力,只會強化該勢力的作用,這個概念是基於一個事實,即一切為一,因此那些追求黑暗途徑 服務自我的實體們,同樣也是太一的一部分;嘗試去抵抗 戰鬥 造成一股反作用力,強化了分離的力量,黑暗力量藉由分離 控制他人獲得其動能,因此 不管在任何程度進行抵抗即是肯定分離的實像,於是肯定黑暗勢力的權力基礎,

 

容我們說,更協調的方法是遵循合一的原則,接受所有黑暗或光明實體皆為自我的一部分,認知到太一造物者存在於所有實體之中,

 

接受、寬恕、並愛這些實體即可提供自身所謂的光之護盾,

 

我的姊妹,惡魔僅是造物中黑暗的部分,它尋求分離,並在掌控其他自我的過程中 追求它通往造物者的途徑,

 

當然 這條途徑的光是有限的,它與造物的基本結構,合一,並不完全一致,

 

所以這條途徑有其盡頭,在某一點,如果負面實體想要繼續進化,它必須加入正面途徑-接納一切、熱愛一切、寬恕一切、並看待所有生靈皆為太一造物者。

 

 

Carla:我了解不抵抗邪惡是因為它是我們的一部分,因為我們都是一個造物,我們接受與愛所有實體為自我的一部分,當邪惡的部分被接納 被寬恕,因為它成為自我的一部分 它就沒有威力了,

 

最近我跟某個朋友討論一些特定問題,好比想戒掉貪吃、或想要戒菸,或者我自己的弱點是買一些我不是很需要的衣服,這時候似乎一個簡單的”抵抗”祈禱就很管用,這種有限度的抵抗是否也有它的優點呢?

 

我是Latwii,我的姊妹,你說得活動只跟自我有關,相較於牽涉其他自我的活動,有著顯著的差異,

 

當一個實體尋求平衡它自己的偏見與扭曲,有些活動可依自己的意志從事,並可能有助於平衡,在行使意志的過程中,單純地失去不洽當的渴望是可能的,

 

當牽涉到其他自我,一個想要走在正面途徑的實體不適合將意志凌駕於其他的負面極性實體之上,因為這麼做即使捲入一場戰鬥,這樣的想法屬於負面實體的地盤,容我們說這麼說,捲入意志的鬥爭無可避免地將減損正面實體的極性,

 

比較好的做法是不要行使意志反對這類實體,而是退出這場鬥爭,在冥想狀態中尋求把愛與光送給負面實體,並真切地感覺它也是偉大自我的另一個部分。

 

 

Carla:我想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說,比方說,當耶穌說:”撒但 滾到我的後面,他戲劇化的表現並不是針對惡魔,而是使用他的意志不去接受特定的誘惑,然後為那些迫害他的人們祈禱,如同他赴義前在曠野的四十天祈禱,於是聖經這部分的句子容易誤導讀者將焦點放在邪惡的人格代表,而不是放在一個人有權選擇這個會那個方向。

 

這樣說正確嗎?

 

我是Latwii,我的姊妹,一般而言,我們同意你的摘要,我們可以進一步討論,當聖經提到撒但,它代表一個負面性的概念,也就是那些想要減損耶穌極性的負面勢力,使他的工作無法完成,

 

雖然耶穌完全地在心裡接受那些負面或黑暗勢力,愛他們,寬恕他們,憐憫地對待他們;然而他對那些勢力說他想要追尋另一條途徑,耶穌不能接受他們提供的誘惑,雖然他的確接受並珍惜這些實體,

 

所以,耶穌並沒有對抗黑暗勢力,而是充分地愛著他們,同時 拒絕他們的提供的條件。

 

 

發問者C:人們念頌玫瑰經與地藏輪(prayer wheels)以及其他為祝福人群的禱詞,它們是否成就了某些事情?

 

我是Latwill,我的姊妹,我們覺察你的詢問,這些人們確實成就某些事情,他們想要在愛與光中協助另一個實體,在某種程度上藉由這些活動達成該目標,

 

尋求服務的純度 意志的力道,將決定這個渴望成功的程度,

 

如妳所覺察,有許多方式可以提供這類服務,對於想要從事服務的人們,最需要關切的是渴望的純度與意志力,至於要用何種方式 一般而言都沒有差異,除了有些實體想要更加精練與規律化這類服務,那麼 這些實體會採用其他的技藝。

 

 

摘錄自 愛與光圖書館選集(二)第五密度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