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急速擴張的伊斯蘭激進組織「伊斯蘭國」(IS),泰洛母對此有什麼看法?

 

嗨,我的兄弟向你致安,我們是泰洛母星族,我們來自遙遠的地方,但也存在於所有宙域,我們是造物主的僕人與使者,我們在此向各位致安,

 

對於我兄弟的提問關於伊斯蘭國,這是來自人類集體意識所積聚的憤怒與憎恨的釋放,這過程將加速這星球集體制約或稱共業的釋放與療癒,也間接反應了西方世界青年對於既有經濟模組的失望與憤怒藉此表達不滿,也有許多青年內在靈魂的野性的呼喚,這是來自遠古的記憶,聖戰的號招總是出現在近宇宙二元對立的世界中,凝聚一股意識來打倒所謂的敵對象,在這樣的組織中有野心家、黑暗恐怖政治家、殺手、信念狂熱者、對既有環境失望者、熱忱付出者、情感關懷者、使徒、傳講師、無辜被奴役者與孩童等不勝枚舉的組織形成之結構,所有人聚合在一起上演哪齣戲?

 

在更深遠來看,我們會好奇這歷史軌跡會將這世界帶領至何方?有人熱切盼望已逐漸衰頹的世界警察,再次以正義復仇之名建立希望的巨燈塔,也有人熱切盼望因此加速世界經濟的毀壞,在關鍵扭力點施壓,以不對稱戰法加速整個結構的傾頹,也有無數人們心懷期待與期待奇蹟的等待新世界到來,一個充滿靈性生活與充滿愛與歡欣的世代,也有些人們對世事漠不關心,將自我屏除與這世界的連動,遁入清修之門,潛心以渴望觸即靈魂自我,人們對這世界的未來動向充滿各式期待,

 

我們付出了多少在這世界外來的扭力上,我們是否清晰知曉與覺知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人們很少活在當下,在現下中總是掛念煩心無數未發生或將發生的事,有句詞彙意涵模組說"未雨綢繆",在當下中我們擔憂的即將到來的風雨是什麼?即將應來的帳單?催繳的水電話費?應付的貸款與信用預支?這一切的一切因我們對於這世界的連動,同時也衷實反應了我們內心想望,最終我們要問,我們渴望創造出怎樣的未來怎樣的世界?

 

當時代加速扭力點比如IS,比如伊波拉,這些過去未曾被知曉,未來方向也被聚焦期待,現下的當下流行的詞彙意涵,這些關鍵劃時代的扭力點將帶給我們什麼?

 

無數人們對於現下世界的所有一切,包括自身所處的位置充滿憤怒,這些意識動力能量凝聚而顯化在世間,成為一個個的歷史節點,未來並非完全成形,而是我們有意識地同步共同的形塑未來,創造無數節點與分支,拼湊出一個在靈性一事上早已現化的未來,一個集體共識與認知認同的所在,未來就在這個當下,

 

現在我們站在這時點的當下,我們看到了呈現在歷史中的IS是什麼?是黑暗?是恐懼?是疑惑?是句點?是問號?人們看見了自我內在心象的投射,你期待未來是什麼,你就有力量的權柄去創造出他,你現下看見IS在你內心呈現的是什麼?是戰火分離至親的孤兒淚水?是無助的少女?是充滿憤怒嗜血的陽剛男性?是被這世界眾叛親離的孤軍?是被這時代壓喘不過氣的困獸?在你內心中的呈現是什麼?

 

我們可以點燃一道光,一個希望聖潔與充滿和煦之光,放置在這星球的能量網格光之網中,最終將這成為一個人們共識產生的句點,在未來百年千年之後我們來看見,這IS是我們集體意識投射來清洗這世界結痂未癒傷疤的濫觴,

 

我們是泰洛母星族,懷著無盡愛與慈悲以能量捧著呵護著這世界、這行星、這宇宙,我們來自遙遠的地方,我們也存在於所有宙域,我們誕生自造物意識,延續上個時空的實驗,我們與我親愛的弟兄同在。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