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越試圖去臣服,你越難以臣服。這是一個自我虐待的無用練習。臣服也許首先來到腦海裡,但是它的工作卻不會在心智中完成。不管你做多少的邏輯和推理都不會產生臣服。

臣服也不是尋求者個人身份的一部分。臣服是當一個人釋放了個人身份的時候發生的。臣服存在於寧靜中。臣服存在於進入靜默中。

 

臣服是耐心。它會一直在那裡等你,直到你不再需要與其他任何事情認同,除了認同當下的你自己之所是。

 

臣服概念的核心是信任。信任是信心的一個很接近的同義詞。

於是你必須為你自己而做出決定,不是基於線性邏輯或基於證據,而是透過良好的信心(決定)。

信心經常被定義為這個或者那個。我們認為,信心是一種超越知識的確切感—

 

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將是好的。

 

 

Saturday Channeling Circle - Channeling Circle 12

Copyright c 2011 L/L Research

Jim:今天晚上的問題是關於臣服。除了關於臣服(surrender, 亦可翻譯為交扥)這個主題的一般信息,我們想瞭解被渴望的臣服類型,當一個人希望去臣服卻無法做到,在心智上臣服的信息,以及在心中已經實現了臣服也接納臣服,在心靈上的臣服信息。

 

(Carla作為這次集會的資深管道)

我們是你們所知的Q’uo原則。今晚,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在祂的服務中,我們加入你們。非常的榮幸能被呼喚加入到你們尋求圈,我們非常高興參與這個工作。

首先,一如往常,我們重複我們要避免的。當你聽到我們的想法或任何人的想法,請使用你的判斷力和分辨力。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哪些會感動你,哪些會與你共鳴。那些感動你和與你共鳴的東西即是你可以工作的(素材),所以請關注它們。如果我們的想法並沒有觸動你,請將它們放在一邊。它們現在並不適合你。你總是可以在晚一些時候再閱讀他們。也許它會以不同的方式觸動你,但現在請相信你的分辨力,並讓那些無法觸動你的事物離開。我們為此感謝你們,因為這會讓我們放心我們不會刪減你的自由意志。這對我們很重要。你們在這方面的考慮我們將非常感謝。

 

在進入臣服這個有趣的話題的時候,我們提醒這個器皿注意到她最近時候的一些行為,這讓她很吃驚。當她和一群美麗的靈魂圍成一圈,坐在一棵綠色茂盛的植物底下時,那棵室內植物脫落下一片小小的枝幹。落到她的頭上,接著她的膝蓋上。她拾起它,沒有想什麼就將它穿在麥克風附屬的耳機上,因為它顯然想加入她的圈子中。這個管道並沒有從臣服的角度思考這個事情。她確實沒有想到這一點。然而她樂意於納入這種意外添加的能量 正述說著臣服這個主題。

當你臣服的時候,向誰臣服,你對什麼臣服? 為什麼臣服和以什麼來臣服這麼重要呢?

現在,我們將通訊轉到S實體上。我們是Q’uo。

 

(S 傳訊)

我是Q’uo,我們再次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感謝這個器皿在我們剛才小小的停頓之後重新建立連接時一絲不茍的挑戰我們。

當一個人感到劇烈催化劑的壓力時,接受它作為你生活體驗的一部分,並允許它成為你存在中的一個確定臨在,這是好的,這樣你給予了這個催化劑機會去進行它原初設計中應該進行的工作。這並不是說你要對每一個在視野中的侵略性或負面情緒讓步,而是說在一個已經成為你人生經歷過程的一部分的催化劑的體驗中,你可以吸收它的風味或者精華,全部的品嚐它們直到最後一口渣滓,如果你願意;可以用一種並非完全被動的方式參與其中,這樣你可以探索那催化劑中的感覺空間,它們是為了對你起作用而需要存在的。

你將可以在其中找到的一個自然發現的固定步驟,透過這個步驟,感情,如果允許它的影響,將可以按照自身規律發展,並在一個更大的生命經驗中找到它的位置。這時候,如果你回顧這情感,你看到實際上,你已經對它臣服了,並且你不再在你的內在保留或者隱藏一種你不願意表達出來的能量。然而我們認為確實存在的是,在許多情況下人們要求的是一種特定的「臣服」,往往一個人在其中會用一種理想狀態設置行為,這樣他就會在一種後悔中感到難受,而正是這種情況,最後讓臣服完全不可能發生。

現在,我們將通訊轉到L1實體上。

 

(L1傳訊)

我是Q’uo,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親愛的,我們認為,有些時候 在涉入臣服的過程的時候,有一種向該過程臣服的要求。當你遇到一個渴望的時候,它在你的眨眼瞬間閃爍光芒,在你的靈魂中點燃火花。接著它透過你的各級情感網絡和身體網絡向下滲透。你有一個渴望,然後你感覺到情感包圍了那個渴望。那情感推動你想要去執行那渴望引起的身體行動。比如,如果你在經歷一個你發現很麻煩的想法或者情感,並決定去對那個體驗臣服,而不是去捲入那種本能感覺中的焦慮高峰,你必須能夠對你的情感進行調整。你也可以去進行身體上的調整。這個器皿經常渴望她(的情緒)消散,卻無法馬上實現而感到沮喪。她想要做到,內在卻仍然感覺到那些感覺,於是她也感到所有隨之而來的絕望和沮喪。

有時候 你必須對這樣的事實臣服,[如果你渴望] 獲得一個確定的結果,是需要一個過程的。為了克服那些看起沒有用處的情緒,必須滋養情感身體。必須去探索到底是什麼引起了那些情緒。你甚至必須去進行一些物理的改變或身體力行才能獲得你希望的結果。這就好像一個小嬰兒哭著呼喚他的母親。小孩的哭泣是不停歇的也令人沮喪,但是媽媽持續的餵養他和安撫他,直到最後,小孩終於安靜了。母親不會因為小孩一直讓她睡不著而停止去愛她的孩子或但願從來沒有生過孩子。

那個小孩就是你。你也是那個哺育小孩的母親。經常,臣服並不是一眨眼之間就發生的過程。你無法將情感和你與一個問題的關聯簡單地用強迫的方式除掉,然後稱之為臣服。它需要耐心和愛的照顧。它更像是你在一天結束的時候慢慢的穿上一套放鬆的衣服。當你在這個過程中,慢慢的,充滿愛的滑入這套衣服*,你會歎口氣:「啊,那感覺好多了」,於是你可以回顧你已經完成的工作,並感覺到自豪。好比聖經的創世故事,你可以說:「造物主在第七天休息並看到一切都好。」

(*譯註:似乎Carla在2011年4月15日手術後 每天晚上換衣服是一件巨大的工程)

 

我們將向你心中傳送一副巨大樹木的圖像。,你存有的核心部分,就好像那棵樹的樹幹,而造物者的愛正置身其中。樹幹向外分支出枝幹、細枝和樹葉。你所擁有的每一個想法和情感,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你在這一生或者其他轉世中所包含的每一個經驗,就組成了這顆樹的各種枝幹、細枝與樹葉。你永遠不可能與樹幹分離。如果你發現你已經向外長得太遠,感覺到分心和不安,一個簡單的步驟就是順著樹枝回到樹木的主幹,並了解一切都好。那永恆的平安是永遠不會從你的心中被剝奪的。那麼,就簡單的等待,直到你可以將平安帶回你自己的那一刻。

我們將這個通訊轉到L2實體上。我們是Q’uo。

(長時間的停頓)

 

(L2通訊)

我們是Q’uo,我們現在與這個器皿在一起。我們給了這個器皿一個小小的綠色古魯(guru)的圖像。試一下?不用嘗試。只有做或不做。你越試圖去臣服,你越難以臣服。這是一個自我虐待的無用練習。臣服也許首先來到腦海裡,但是它的工作卻不會在心智中完成。不管你做多少的邏輯和推理都不會產生臣服。臣服也不是尋求者個人身份的一部分。臣服是當一個人釋放了個人身份的時候發生的。臣服存在於寧靜中。臣服存在於進入靜默中。

這寧靜和靜默存在於每時每刻。當周圍有喧囂,有一些困惑,遭遇一陣狂亂的恐慌,當有人催促你,有事情要去做,有人需要你,還是有人在爭奪你的注意力時,寧靜與靜默都存在其中。在恐慌與噪音的中心,靜默和寧靜哪裡都不會去。你可以在任何時刻,任何行動,任何時候進入靜默與寧靜中。臣服是耐心。它會一直在那裡等你,直到你不再需要與其他任何事情認同,除了認同當下的你自己之所是。

你是你自己的古魯。在古老的儀式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在那些從東方而來的我們所熟悉的那些儀式中,學生向一位古魯、老師臣服是一種傳統的儀式。學生無所保留,但信賴那位走到前方(的老師)的智慧,學生也將他自己放下,交扥給一位大師的教導。

我的朋友,如今將你自己交託給另外一個實體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你是你自己的古魯。放開你是你自己的學生的想法,相信你自己就是你每一門課程和你面前展開的經驗所需要的老師。向那些教導臣服。

頭腦和心的距離到底有多遠? 一位老師說過,那僅僅是12英吋的間隔。

我們現在將通訊轉到Jim實體上。我們是Q’uo。

 

(Jim 傳訊)

我是Q’uo,我們現在和這個器皿同在。我們在愛與光中再次歡迎你們。我的朋友,如果你沒有一位古魯(讓妳)去臣服,當你渴望去臣服時,你向誰或向什麼臣服呢?

是向你自己外面的某位的權威,臣服嗎? 是你給予了他們力量、並對他們尊敬和遵從。

是向你的,容我們說,全體性的高我部分臣服嗎? 在你現在的轉世中 已經為你自己的那部分進行了計劃,於是特定的催化劑將幫助你實現你靈性的成長。

是向那些作為你的指導和內在老師的天使一般的臨在臣服嗎?一般來說,他們已經參與到你目前這一生的架構。

是向一位內在層面的大師或更高的老師臣服嗎?好比耶穌基督佛陀,或類似的其他原則或存在,他們體現你所期待的那些品質。

是向你稱之為上帝或太一造物者概念臣服嗎?它是萬事萬物的源頭、也是終點。

或是向任何可能的權威概念,任何的源頭臣服?在最後的分析中,我的朋友,每一個尋求者在尋求的,是那永在的— 太一造物者。每個尋求者都是造物主的一部分,用投胎轉世的方式來經歷催化劑而獲得經驗,從而允許太一造物者更多地成為自己。

這個學習和臣服的過程可以被視為一個相同的過程,因為在這個過程中,你放棄了那些較小意願而追尋更大的意願,你所臣服的太一造物者的那一部分也是你自己存有的更大的部分,它是你自己,是太一造物者在祂自己任何的顯化之中。

於是,我的朋友,你正和你自己合謀,這也是你在第三密度所體驗到的生活。這種合謀將幫助創造那些你稱之為生活體驗的事物。從而你學習,如此教導,如此服務。於是,你就是你所尋求的。

現在我們將轉移這個通訊到Carla實體上,我們是Q’uo。

 

(Carla傳訊)

我們是Q’uo,在愛與光中,我們與這個器皿在一起。由於我們在這個集會圈子的工作時間限制,關於臣服的主題包含了一些我們無法完全述說的細節,所以我們將提供一些想法來給你們一個方向。

首先,我們給你們兩個[這個器皿知道的]關於臣服的故事來供你們思索。一個故事是耶穌基督的。在他被出賣的那個晚上,他祈禱:「天父,就把這杯撤離我的唇,然而,不必成就我的意願,而要成就你的意願。」[1]

另外一個故事是一個去印度尋求智慧的學生。他走過了遙遠與寬廣的地方,研讀那些他發現有用的東西。有一天當他在一個巨大的沙漠的邊緣從一個地方走到另外一個地方的時候,發生了沙暴。當沙暴停息空氣重新潔淨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全新的、未被注意過的世界。

他在冥想中安坐了很長一段時間,然後他起身,收拾他微薄的財物然後啟程。他一直走到他知道如果走得更遠就無法再回來的地方,然後他順著他的腳印回到他的開始的地方。他一天這樣做五次。他的嘴唇沒有碰過任何食物。他的水很有限,很快也將用盡。

在第五天、第五次旅程結束的時候,他用盡了他的水,他坐下並停留在那裡。在他最後放鬆的幾分鐘裡,一群行旅商人讚美他為導師,並接受(照顧)他。他的動作在沙漠裡留下清楚痕跡。他用艱苦走過的道路做了一個五角星。他就坐在五角星的中間,接受任何前來的事物。

一個人對他所瞭解、所鍾愛,並稱之為「阿爸」,「」的實體臣服。

另一個人對一種被稱為無力量的情況臣服。有萬種臣服的方式。

我們並不是建議你,在你計劃去做也確實可以做到的時候,來實踐臣服。也許你聽過這個器皿所稱的:「平靜禱告」(Serenity Prayer)。它是這樣說的:「上帝,請給予我智慧,改變我所能改變的,接受我不能改變的,並且知曉這兩者之間的不同。」[2]

 

(Jim 傳訊)

這個臣服的原則會有幫助的理由是基於這樣一個情況,你發現自己是一個活在地球上的人。在較高的密度,臣服以不同的形式呈現,因為那裡並沒有遺忘的面紗。所有能知曉的都已被知曉。較大的圖像已經展開。

在第三密度,有很好並且足夠的理由,那較大的圖像被面紗遮掩,於是你必須為你自己而做出決定,不是基於線性邏輯或基於證據,而是透過良好的信心(決定)。

信心經常被定義為這個或者那個。我們認為,信心是一種超越知識的確切感—

一切都是好的,一切都將是好的。

那麼 你是誰呢? 到頭來,這個問題不在於向誰或向什麼臣服,問題回到了你是誰。就我們最佳的覺察,你是真實的,而你比你所感覺到的你自己要小,你又遠比你感覺到的你自己要大的多,這兩者都是奧秘。

當我們說你小於你所感覺到的自己,我們的意思是,就好像你們所知的G實體說的,你的人格外殼是你用來創造一個自我的思想集合。這並不會讓你感覺比較不真實。它意味著,在這個物理的世界,你是誰的完整的覺察和知識並非伸指可及。這也是為什麼類似這個器皿的實體們會與被視為造物主之代表的存在連結在一起的原因。那些並不完全知道他們自己是誰的人,他們卻知道自己屬於誰。他們知道造物主之代表的原則和特徵,它為那無限太一帶來一個面孔,一個可以看得見也可以親近的理則(之代表)。

那個選擇給予了一些人,卻沒有給予其他人。有很多人並沒有找到任何造物主之代表,而沒有一張親愛的面孔讓他們去知曉與鍾愛。

你遠比你所感覺到的自己要大的多,因為你已經接觸到了很多實體,很多實體也接觸到你。你存在於一個愛的網絡中。那些對你有意義的人們,不論是具體聯繫,或透過閱讀/欣賞文字與圖書,或透過任何其他方式建立有益的聯繫,他們都是你的一部分。我們並不是說,他們是你人格體的一部分。我們是說,在很多情況下,你和其他自我是聯繫在一起的,他們是你靈魂溪流(soul-stream*)的一部分。時間和空間在這些考慮中沒有區別。

(*編註: 或可翻譯為靈魂光束, 感覺比較cool?)

在這個器皿造訪她在這塵界的寶座*時,我們將暫停一下。我們是你們知道的Q’uo。

(*編註: Carla曾在個人著作中幽默地形容家中的馬桶為一個寶座)

(長時間的暫停)

 

(Jim傳訊)

我們是Q’uo,我們再一次與這個器皿同在,在愛與光中歡迎你們。臣服概念的核心是信任。信任是信心的一個很接近的同義詞。我們剛才講了兩個故事,在第一個故事中名為耶穌的實體,穿著基督身分的外衣,信任在他面前展開的任務之正確性,並將其歸因於天堂中的天父

然而,任何關於無限太一的概念都是一種扭曲,這個實體的臣服是基於穿透任何面紗的(品質):對於天父之公正的信任。對那(偉大)計劃的信任。

在我們的第二個故事中,那個年輕學生的臣服是基於他敏銳的察覺,他看到他無需再進行任何行動了。當他坐下來,而不是胡亂揮動手臂,他並沒有感覺要放棄,他也沒有感到恐懼。他相信,如果就是在這裡他的生命走向終點,那麼這肯定是一個合理並且合適的終點。你們知曉的聖保羅實體說過:「如果我活著,我活在基督中。如果我死去,我也死在基督中。所以無論我活著或死去,我在基督中,基督也在我之中。」[3]

基督是一個被過份使用以至於變得庸俗的詞語,但它卻不意味著一個實體。他意味著一種頻率或者振動。基督的振動是無條件的愛。無條件的愛永遠與你同在,貫穿你的一生,此生之前或之後,都永不會消散的愛。因為是造物者與其造物的本性。愛的無限的特徵在公正中創造與毀滅,那些能量遠遠的超越了在面紗內的任何的感覺、理解和預測的能力能達到的範圍。確實,就是這能量和你這次投生中所帶入那些個性與性格中的精華,有時會讓你迷惑,就如同名為L1的實體剛才很有說服力的發言。

然而所有這些,全部都回到你身上。如果你的內在有愛,你就是你所尋找的古魯,你臣服,為了信任你的內在。

有時候臣服似乎很傻。那些今天晚上在這個圈子中談到的事情,向它們臣服,看起來幾乎是荒謬的。要向燒光一個人擁有的一切的一把火臣服嗎?要向從物理層面奪走一個親愛的人的死亡臣服嗎?要向那專制的身體限制或阻礙你的情感限制臣服嗎?我們希望你認真思考這些事情。

你們每一個人都是有價值的。你的局限與挑戰的混亂在面紗之外都有其合理性。因此,接納它們並與之合作,視之為禮物而非挑戰。你是有價值的。你被愛的程度超越你最狂野的想像。你被賦予的工作需要你來完成。你也有能力以最佳的方式完成這些工作。

你擁有每一個流逝的時刻,如果你允許時間在造物主中歇息,那麼你就擁有了時間之外的一個禮物。就讓情感和境遇的過程用它們自己的方式透過你運行。如果可能,不要去抗拒,因為它將阻礙這個過程。不要自我審判。不要苛責你自己。僅僅允許那些情緒和境遇流過你。只要你堅持下去,你所有的痛苦都將被沖刷乾淨。

我們當然不認為這是一個簡單和順利的過程。然而,為你情感的風暴而歡慶吧。為你承受的挑戰而歡慶吧。你的盤子已經裝滿,這盤中所盛放的那些催化劑是非常甜美的。當這些甜美的時刻經過時,感謝它們!為你所看見的愛、所找到的愛、在你內在發現的愛、從那奧秘與無限的中心噴湧上升的愛,為此感謝吧。

你會無助嗎?你會感到絕望嗎?你會心力交瘁嗎?你會筋疲力盡嗎?這些都是允許的狀態。這些狀態中包含的痛苦就好像在火爐中鍛造的鋼鐵一樣的錘煉你,於是你無論在壓力下,還是猶如風中的柳樹,你都不會斷裂。然而,和柳樹不同,你有選擇的能力。柳樹無法抬起它的枝幹並隨風飛走。而你卻可以。

揚起你靈魂的翅膀,並飛上天空。就(在風中)翻滾吧。在那翻滾中,你會安然無恙的,你將會看到一座美好的城市正在被建造,那是攸關你的滿足、安寧和力量的城市。

在你經歷的挑戰和痛苦方面有一個要點。這個要點是去喚醒你讓你去尋找你自己,因為最終,那個就是你的「」,也正是造物者的「*

(*編註: 這一小段的原文為 I , 不是self 或me)

我們想要感謝所有這個尋求圈中的人們花費時間來尋求真理。謝謝你向我們詢問,並和你們分享我們卑微的想法。這是一種快樂。我們愛你們。我們看到了你們的勇氣和你們令人驚歎的美麗。

由於這個器皿和這個團體都疲倦了,我們不情願地離開,但我們知道時間到了。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我們是你們所知曉的Q’uo原則。

 

Adonai,我的朋友,Adonai vasu borragus。

 

 

原註 

[1]聖經,路加福音,22:42,「天父,如果你願意,請撤走這個杯子,儘管如此,不要照我的意願,但成全您的意願。」

 

[2] 這個祈禱原本無標題,作者是萊因霍爾德·尼布爾,後來被嗜酒者互誡協會命名為「平靜禱告」。

它是這樣的:「上主,請賜我恩典去泰然接受,那所不能之改變,賜我勇氣去改變,那所應該之改變,更賜我智慧去明辨,那兩者之間的分別」

 

[3]羅馬書 14:8,「我們若活著、是為而活.若死了、是為而死.不管我們或活或死、總是的人。」

 

 

Translated by T.S.

(V)2012 reviewed by cT.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