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兄,我們是泰洛母星族,我們回應你的要求對於時代女權的看法與分享,地球在過去存在無數文明,時間追朔數十億年前,在近代這個有歷史記載的五千多年間,父權社會主宰了千年,這時代即將終結,下個全新世代是女權的社會,以時間長河看待,世代的更迭之於平衡法則,人類的集體意識將會朝向平衡的鐘擺修正,

 

在一萬至七萬年前是女權的時代,男性受到壓抑,也包括了身體載具對靈性的應用設計上並非敏感,在上個文明時代的殞落,也造就了父權的復興,靈魂的集體意識對於曾經被奴役壓抑的恐懼,轉化為這近幾千年來對女性的壓迫與貶低,唯有將對方踩的抬不起頭來,方能確保自身的權柄與力量的基石,不論父權或女權皆是建立在這樣的基底之下,

 

每個世代與文明的風格迴異,表現的手法與張力各有不同,女性的善感與情感的交流,當掌握權力的基石,也會成為強力致命的法鞭,男性的紅色力量根基,也會造就野蠻的動亂與劫掠,每個世代的交替皆會從平衡走向極端,之後傾頹,並歷經被壓抑世代的責難,與交互反撲,在歷史的一幕幕就這樣興起,

 

這個世代的現在看似溫和的餘燼,也點燃了無數的社會暴力事件,凡事總要找到出口或是藉口與理由,一個將長年憤怒意志的星火之燃地,這個父權社會即將結束,人們會在餘燼中找到再次前行的動能與立基,

 

反觀每個靈魂,在無數生無數世,皆在不同性別間不斷交替,人們會因該生所穿著的身體載體的性別而為其努力,奮力爭取所有世代對己的虧欠,以性別來說,

 

我們如何在其中找到和諧與平衡,在舊有世代的層層枷鎖中,要如何尋思找到一條合一之道,每個靈魂只要還在此星球,在無數世代皆會有自我所選擇扮演的角色與性別,要如何為自己為將來為這星球帶來和諧,捫心自問在無數繁囂塵世我該如何找到自己的頻率,我們是泰洛母,應我弟兄的要求對這世代的性別紛擾發言與分享,致安。

 

 

傳訊者自白:

我是身心靈工作者,這工作如同遊戲的角色扮演,你在服務的過程中將逐漸獲得與精煉越來越多的能力,我理解當你從靈魂視野來看這世界,每個人將不再是現在戴上化妝舞會面具的樣子,路邊的乞討者也曾經是個國王,音樂家的鄰人也曾經是希臘時代的哲學思想家,前來諮詢的母親帶著的小兄妹,在過去也曾經是叱咤風雲的將軍,與麾下得力的女精英殺手,

 

一個人,一個身體有可能容納了自己無數時空的靈魂,從此生縱觀過去,千年,萬年至數億年前,也有可能當時並不在此星球,再套疊上無數的平行時空,在這個被隔離中的星球中有無數的你的意識,來自那同一靈魂根源的意志在物質世界的顯化,背後整個所屬靈魂家族成員皆在支援與支持著你,

 

你可曾試想,當你看一個人不只是眼前的樣子,隨著你的意願,你可以望進無數時空背景之下的每個人的故事,你會開始如何看待這個世代,包括近期不斷上演的性別暴力的衝突,

 

父權社會的餘燼播下的戰火,不論在中東,在每個戰爭的世代,包括東歐、南海與各地的衝突,這些父權的落日餘暉的最後力量在這世代的尾聲,款款述說著自己的驕傲與往日榮光,每個世代更迭皆會如此,

 

這個世界的過去,父權與女權的世代不斷交疊,交織無數精彩,我不是很會說故事的人,但我看見了每個靈魂的悲歡淚水與喜悅交織出的生命毅力,我漸漸的越來越無法以過往的性格來看待這世界與每個人,我學著懷著謙卑與尊敬縱使其貌不揚,我學習著放下我執與自我的成見,與貼標籤的對這世界的認知習慣,我開始學著從靈魂視野思考,

 

我將逐漸釋放屬於個人的需求,我也在思索一個全然奉獻的狀態,我是張逸峰,也是與Quo對談的傳訊者,今天有感而發的寫這篇文與傳訊,也許自是靈魂生命的安排。

創作者介紹

源頭詩歌

張逸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